設為主頁 首 頁
維港穿梭 | 招商特刊 | 商報地產 | 遨遊天下 | 波 經 | 一周電視節目表 | 博客文采 |
圖片新聞 | 圖片報導 | 香江評論 | 专题观察 | IT情報 | 時尚新聞 | 娛樂報導 | 香江美食 | 合 作 網 站:深 圳 新 聞 網

香港商報>>開卷有益
 
晚清宮女揭秘光緒如何召幸寵妃
2009年 05月 06日 11:30    中國窗
 

    老宮女談這些都是風聞,並不能指實,所以記光緒的事就比較少了。

    提起珍妃來,她並不是塊美玉,更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人物。她也弄過權,賣過爵,只是在老太后的嚴威下哪能容她放肆。倒是光緒非常值得同情的。這裡不談他的政績,只談他的生活,尤其是愛情。我們說他是個癡心的皇帝。如今宮廷劇不少,可惜沒有一出寫光緒的愛情戲。他的事比起唐明皇楊貴妃來,比起梁山伯祝英台來,不知要纏綿多少倍。

    據老宮女說:“劉太監自從來到山西後,因為是從大內來的,比較可靠又懂規矩,又是李總管的徒弟,於是就派在光緒跟前當近侍。他看到光緒整天呆呆地坐著,對任何人都是淡淡的,對飲食更是不挑不揀,漠不關心,每餐六菜一湯,不管別的人吃什麼,他永遠是如此,一直到西安都是這樣。最愉快的時候,是光緒和太監們下象棋,很平易近人,下完棋後,仍然像一塊木頭,兩眼癡呆呆地一動也不動,急躁發脾氣的性格根本不見了。好像他下定狠心,不管外界如何,他只是裝癡做啞。一個血氣方剛的人,收斂到這個程度,也是非常痛苦的了。

    “他念念不忘的只有唯一的知心人珍妃了。

    “光緒對珍妃一見鍾情,他哪裡知宮廷裡政治生活的險惡。

    “‘皇上這樣加恩於我,不怕旁人嫉恨我嗎?’在甜蜜的日子裡,珍妃悄悄地對光緒說。

    “‘我是皇上,旁人能對我怎麼樣!’光緒自以為是堂堂天子,旁人又能奈我何?這是宮廷裡暗地傳出的他們的對話。於是過分的寵倖引起了宮廷內的不滿,最重要的當然是老太后。以老太后那種驕橫的脾氣,天下任何人沒有敢給臉不接受的人,單單是光緒。給你娶的皇后,你偏偏不愛,在天下人面前傷了老太后的尊嚴,這種怨絕沒有不報的道理。光緒只知道一味地癡情,天真的珍妃也不知早早地收斂,以至落到一死一囚的地步。‘不是不報,時間沒到’,老太后的狠心是出名的。

    瑾妃“在西安,我們住在北衙(南衙是總督衙門,北衙是巡撫衙門。老太后先住南衙,後搬到北衙)時,因為地方窄小,皇后和皇上住在一間大房子裡,中間用隔扇隔開,兩屋通聯。這可能是老太后的巧安排吧,但光緒從來不理皇后,而皇后呢?也從來不服氣!

    “有人說,自從珍妃死了以後,光緒把愛珍妃的感情移到瑾妃身上了,那也是無中生有的話,根本沒這回事。光緒是個性格孤僻而又多疑的人,如橫下一條心,九牛也拽不回來的

    。他早就認定瑾妃並不忠心耿耿和他一條心,珍妃的打入冷宮,受隆裕打嘴巴的淩辱,他清楚地知道,瑾妃也曾經順水推舟地說過些不合情理的壞話。所以光緒對瑾妃也是冷冷清清,在西安看不出對她有任何和顏悅色的表現。

    “辛醜年回鑾以後,為了掩蓋老太后的殘暴,為了緩和國內外的輿論,說珍妃擔心自己受辱,在洋人進宮前,投井殉節,特命珍妃的娘家,下井打撈。按規矩,嬪妃的家屬,根本不許進宮,除非嬪妃生孩子。平常家屬要買通大太監,才能和嬪妃通消息,這也是太監們的一筆收入。現在讓她家裡人撈屍,這是天大的恩典。

    “珍妃生於光緒二年(1876年),姓他他拉氏,屬正紅旗,在娘家瑾妃大,排行第四,珍妃行五(她的家族民國後改姓唐)。光緒十四年進宮,13歲,曾住東六宮之一的景仁宮,光緒二十年(1894年)冊封為珍妃。貌美、聰慧、喜書畫,頗得光緒鍾愛。曾因觸犯隆裕,在太后的支持下遭到拷打,降為貴人,後又複妃位。光緒二十四年戊戌變法,被慈禧幽禁在宮內東北三所。二年後,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八國聯軍進北京,被慈禧投入井裡。死時年僅25歲。我們可以說是同時代人,她僅比我大5歲,一切經過差不多都是我親眼看到的,所以我對她知道得比較清楚。

    “打撈屍體的時間,記不太清了,大約是回鑾以後第二年春末開始打撈的。天還冷,自然和推下井的情形不同了。由貞順門裡到樂壽堂,劃為一個禁區。先焚香做佛事,徹夜念經;由薩滿跳神,引魂到景仁宮。娘家的人羅拜在地,瑾妃致祭,因亡人為大,瑾妃行叩拜禮。貞順門裡偏東的北牆上,露天的有一木龕釘在牆上,是祭奠珍妃的,正面對井口;兩邊有黃布簾掛在木龕內,木龕外的兩邊像挽聯似的掛著兩豎幅黃布,像對聯貼在牆上;龕中間上邊掛著一橫幅黃布,像橫批一樣,也貼在牆上。奇怪的是都沒有字。據說龕裡頭也沒有字。那時我已離宮了,都是老劉對我講的(1946年秋,我們和老宮女一起逛故宮時,木龕還在)。

    “先打撈上來的是一領破竹席子,據說當初裹珍妃用的。據打撈的人講,屍體面目浮腫,已經辨認不出五官了。因為井口很小,容不下兩個人,是把井口拆開打撈的。

    “不說這些了,說起來幾車話也說不完。

    “主要的一句話,打撈珍妃時光緒並沒露面。這也是老劉告訴我的。

    “後來光緒要來了珍妃在東北三所掛過的一頂舊帳子,常常對這頂帳子出神。

    “從此他再也沒接近過任何女人,直到賓天,可以說對珍妃是情至義盡的了。”

    我們聽完老宮女的敘說,不禁撫幾長歎,無論是皇上還是庶民,對愛情堅貞,百折而不變的,總是被人們敬佩的,而皇帝更是難得。說句唐突的話,賈寶玉賭咒發誓地對林黛玉說,“任它弱水三千,我只取這一瓢而飲”,但他沒有做到。他既愛俊襲人的“肉”,更愛病瀟湘的情,是二者兼顧的。光緒並不是這樣,在花好月圓的時候,只是一心熱愛著珍妃。在同遭患難的時候,正像漢末樂府所描寫的那樣,一隻孔雀,一雌一雄,雌病雄傷,莫可奈何。於是雄的唱了“吾欲負汝去,毛羽何摧頹;吾欲汝去,口噤不能開”的字句。說白了,我想背著你走哇,可惜羽毛全被打零落了;我願意叼著你走哇,可惜我的嘴又被人捆住了。戊戌以後,兩人又何嘗不是如此。等到“金井哀蟬一葉秋”的變故發生以後,那就立誓不近女人。用句大鼓書上的詞:“一心無二只有你,若有別意天不容。”此心此身,誓不與他人,從此恨恨而死。真是:涵元殿裡含冤去,一片癡情付愛珍。我們佩服光緒就佩服在這裡。是真情,不是假意;是事實,不是夢幻! 

 
(來源: 新浪) 編輯: 钟智维
   上一頁   1  2  下一頁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资讯排行  
  圖片報導    MORE  

囚車被撞囚犯躁動不安 武警齊拉槍栓解危機

南航包機接回滯墨中國公民

美國宇航局科學家發現形似巨鯨的新星系

山東首支女子騎警隊成立
  招商地图

(點擊省市地名進入相關頁面)

   
  香江評論    MORE  
·"和居民收入比房價沒漲" 任志强引罵聲一片
·數據回升 中國經濟是否已經“觸底回暖”
·新醫改方案剔除了舊醫改“泛市場化之惡”
·G20倫敦峰會 能否帶來全球格局再次洗牌?
·住宅滿七十年後 還得再爲房子付多少錢?
  專題觀察    MORE  
·應對突發而來的猪流感 公衆應該做什麽?
·自製海上武器裝備 中國向著深藍色大海出發
·碧桂園對賭虧逾12億 昔女首富身家縮水90%
·20國集團峰會開啓了世界經濟新秩序的篇章
·廣東上海等五城市試點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
  專欄作家      
任志剛 黎偉成 郭思治

林家亨

黃國英 連敬涵
【30年大家談】 中國藝術品走向興旺
【政經北望】 還債世紀
【港經周記】 我和豬流感距離500米
【金融瞭望】 人民幣國際認可度待考驗
【維新視角】 中國的三大經濟理論誤區
【鑪峰遠眺】 重點須解結構性矛盾
【名家指點】 三大車廠存亡牽連廣
【分析師觀點】 超主權儲幣不易落實

    友情鏈接: 聯合出版集團| 商務印書館 | 三聯書店 | 亞洲電視 | 中華商務聯合印刷 | 財華網 | 文匯網 | 文明公民網 | 大公網 | 歐浪網 | 你好香港
全球商報聯盟:大華商報 | 河南商報 | 華商日報 | 深圳商報 | 歐洲商旅網

公司簡介 -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發行服務 - 交換鏈結 - 專案合作 - 來函報料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繫我們

 

香港商報有限公司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複製或轉載。

Hong Kong Commercial Newspapers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the prior permit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