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香港商報-> 娛樂八卦
 
吉克隽逸否認奢侈:我唱酒吧的收入買得起名牌包
2012年 09月 29日 14:20
 

    昨天深夜,拖著幾近疲憊的身軀,吉克隽逸和吳莫愁先後坐在了記者的對面。就在一個多小時前,吳莫愁在一片爭議聲中成爲哈林組成功晋級的學員;而幾天前,吉克隽逸開始被負面新聞困擾,離巔峰之夜還有48個小時,兩人分別承受著各自難以向外人道的壓力,而未來是什麽?似乎又若明若暗。

    幾天沒合眼,吉克隽逸昨晚飛回上海,又馬不停蹄地備戰巔峰夜的表演。作爲奪冠呼聲最高的學員,這幾天她正承受著巨壓:網絡間關于她的身份、經歷、膚色、財富甚至姓名都有諸多猜疑。

    吉克隽逸說,自己從小就喜歡唱歌,大學畢業後到北京的酒吧駐唱,每天唱四五首歌,拿著足以買名牌包的收入,但沒想過靠唱歌揚名。之後參加《超級女聲》,未能走到最後,更打消了她當藝人的想法。有人拿出她在“超女”中的視頻,說她撒謊,膚色幷非天然黑,而是美黑的。吉克隽逸說那多少受了燈光的影響所以顯白,她戲稱可以拿出小時候的照片來證明。至于有人說她本名叫“王隽逸”,她解釋彝族人很多都有一個彝族姓、一個漢族姓。

    引起爭議的還有她在機場拍的名牌包照片。吉克隽逸說,“按照我唱酒吧的收入,是買得起名牌包的。但其實大家都誤會了,那是我們很多朋友出去玩,很多包是我朋友的。”吉克隽逸感嘆,“我沒覺得有什麽可怕的,我沒有做錯,爲什麽要怕?我爲我的努力感到驕傲。”

    在“好聲音”中,吳莫愁的唱腔一直是爭議焦點,但她的心態却很平和,“我不會改變唱法,你不喜歡我也沒事,我會繼續努力。”她說,自己從初一開始就喜歡這種唱歌方式了,“那時學校裏有很多同學聽我唱歌,老師也很歡迎我的表演。客觀講,我覺得自己挺新穎的,這是讓我覺得特舒服、不做作的一種表達方式。”

    上周吳莫愁演唱了備受爭議的《癢》後,電影圈內人士程青松就以吳莫愁的口吻發表了一篇長微博,其中提到吳父親因故過世,筆觸細膩,令不少人對吳改觀,但也有人質疑她拿親情做賣點。對此,吳莫愁首度回應稱,“我幷不認識這個發微博的人,也不知道他怎麽會知道這些。”吳莫愁表示,“其實這件事(父親去世)是去年的事,就是我19歲高考前5天,我的紋身的確是爲了紀念 (父親),但其中的細節幷不準確。”對于來龍去脉,她不想深究,“這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傷害,我也擔心大家覺得我是在利用這件事。如果解釋好使的話,我就解釋了,但事實上,解釋不好使。”

 
(來源: 重慶時報) 編輯: 邹建华
 
 
圖片報導   MORE

香港文化藝術界舉行慶祝國慶63週年酒會

唐家成接棒出任證監會主席 10月20日生效為期三年

中國國際漫畫節在廣州開幕

香港兩大電子展同期舉行盡展創新產品與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