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欄目  
 
   香港商報>>電子報內容>>商報頭條
 
配合前海 洪水橋締雙贏
2013年 05月 06日 06:01    中國窗
 

    【編者按】隨□港島、九龍市區發展日近飽和,地域廣闊而發展滯後的新界承載□香港未來。新界亦正在進入全港視野,地位和作用愈顯重要。本報近日派出多路記者深入新界鄉村,現場探訪多位鄉事委員會領袖、鄉紳代表、立法會議員、區議會議員、村民,並採訪長期關注新界發展的專家學者和專業人士,共同探討「新界大開發與香港未來發展前途」的問題,並最終形成「關注新界」大型系列報道。今天推出系列報道之四《配合前海 洪水橋締雙贏》,敬請垂注。

    洪水橋與前海對望,在中央銳意打造前海「特區中的特區」的宏願下,該區潛力實在無限。當前,本港房屋供應短缺,開發洪水橋既可為港人提供安樂窩,亦可受惠前海發展機遇。該區亦可大搞醫療、教育等產業,為鄰近居民提供就業機會之餘,創造經濟效益,打破當前本港過於側重金融及地產的困局,締造香港與內地雙贏。  香港商報記者  鄺偉軒 黃兆琦

    對岸前海「近水樓台」
    今天的洪水橋鄉土氣息濃重,人口不足3萬,但地理位置異常優越,皆因鄰近后海灣,除了可與蛇口接駁,亦與對岸的前海相呼應——前海打造國際級金融中心,洪水橋因其「近水樓台」,可算是受盡其利。
    目前的洪水橋,除了洪水橋大街一帶及丹桂村外,其餘地區仍遍布不逾3層高的平房,當今田心村仍保留圍牆;藍地附近藍地大街仍舊是市集。根據規劃,這裏將來是連接中港兩地的心臟地帶,除了是深港西部通道的落腳點外,建議中的深港西部快速軌道及屯門連接路亦將延伸路段連接該區;同時,西鐵亦有可能在洪水橋重設西鐵站。在可見的將來,洪水橋勢將成交通匯點。
    事實上,早在1999年,特區政府便提出發展洪水橋,將之打造成「環保城」;2003年發表的「新界西北規劃及發展研究」中,洪水橋亦被評為「適合規劃為中發展區」。根據後者,該區將發展成為「門廊市鎮」,可容納16萬人口及提供4.8萬個就業機會。今年1月,梁振英發表施政報告提出,「洪水橋是繼新界東北後『下一個重要項目』,涉及土地790公頃,初步估計可提供逾400公頃可發展土地。」
    新界有發展就有繁榮
    洪水橋數十年停滯不動,對大部分原居民來說,他們極之需要突破政府開發洪水橋,帶領他們衝出黑暗。廈村鄉事委員會副主席陳植良說,當前洪水橋社區細小,鄉民根本不能享受社區活動,期望政府發展該區,為他們帶來生活上的改變:「當前洪水橋欠缺社區設施,前往九龍的交通又嚴重不足,位於廈村周邊更設有貨櫃場,每當下午時分,洪水橋的交通便十分擠塞。凡此種種,均令我們十分困擾。」
    立法會議員梁志祥認為,洪水橋鄰近前海,加上位處西部通道旁邊,將來附近可興建連接前海的跨海大橋。該區可擔當「前海人的家園」,即日間在前海工作,晚間可返回洪水橋休息。由於當前香港發展陷入樽頸,梁志祥建議,政府可考慮在該區發展醫療、教育兩大產業,除了批地興建醫院,亦可開設高等學府;為吸引專業人士到洪水橋居住,亦應加入更多環保元素,將之打造成「無煙城」。他強調,公私營房屋的比例,最適合是4比6或4.5比5.5,「基層市民過度集中並不理想,天水圍便是一個教訓」。
    政府在發展洪水橋時,陳植良認為應□力為居民帶來就業機會:「對我們新界人來說,『有發展就有繁榮』,今天大部分村民都在等待轉型;在香港與內地融合大勢下,要顧及內地發展是正常的,假若政府落實發展洪水橋,不止內地人,我們亦會得益,可謂相得益彰。」
    避免重蹈天水圍覆轍
    那麼,洪水橋究竟應如何規劃?如何配合中港經濟的發展與融合?如何從規劃上彌補天水圍之不足?區內居民又怎樣看待政府開發洪水橋?
    透過開發洪水橋,或可彌補屯門及天水圍的不足。屯門原本銳意發展成自給自足新市鎮,但區內工業規劃欠缺焦點,無法刺激區內就業;天水圍問題更大,區內公私營房屋比例失衡,除了居民需要跨區就業,亦衍生大量社區問題。
    元朗區議員陸頌雄認為,為避免重蹈天水圍覆轍,洪水橋應採取「就業、經濟、住宅」的混合發展模式;除了是大眾的安樂窩,亦應同時提供就業機會,發展地區經濟。他說,天水圍居民需要勞動力密集的職位,要為天水圍居民提供就業機會,政府應利用洪水橋,發展勞動力密集行業,包括酒店、旅遊、物流及環保行業,藉此發展綠色經濟。

    陸頌雄:就業居住並重 輻射天水圍北

    天水圍北鄰洪水橋,或因洪水橋新市鎮開發打破「悲情城市」惡名。元朗區議員陸頌雄認為,政府應趁此契機引入酒店、物流及綠色經濟行業,為教育水平普遍較低的天水圍北居民提供鄰近就業機會。
    陸頌雄給本報記者講了一個自己的故事。他在位於天恒朥的區議員辦事處聘請了一名助理,因表現突出,他曾建議她轉職區外薪酬較高的職位,但被她拒絕。陸頌雄說:「她在我辦事處工作,我給她1萬元人工,我建議她轉職市區,月薪1.2萬元,但她卻因擔心轉至天水圍區外工作增加開支,故最終拒絕。」
    相對於其他區域,天水圍北居民競爭力或稍遜,跨區工作交通費高昂,因此他建議當局在開發洪水橋時,可引入一些勞動力密集型的企業,為天水圍北居民提供鄰近就業機會。他認為,政府可考慮4行業,包括酒店及旅遊業、物流業、綠色經濟行業、環保工業。
    他說:「發展洪水橋時,應採取以就業及居住並重的發展模式。」

    洪水橋新市鎮意見

    立法會議員梁志祥
    洪水橋應成為「前海人的家園」,可考慮發展醫療、教育兩大產業。
    元朗區議員陸頌雄
洪水橋應採取就業及居住並重的發展模式,同時可引入勞動力密集企業,為天水圍北居民提供鄰近就業機會。
    廈村鄉事委員會副主席陳植良
    當前洪水橋仍停留鄉村式狀態,期望透過開發土地以求轉變,不再故步自封。
    屯門區議員陶錫源
    政府必須做好妥善安排,包括做好拆遷前賠償工作。

    陳植良:轉變生活方式 不再故步自封 

    廈村鄉鄉委會副主席陳植良說,當前洪水橋仍停留鄉村式狀態,欠缺活力,期望透過開發他們手上土地以求轉變,不再故步自封。
    當前,洪水橋除了洪水橋大街及丹桂村一帶外,其餘泥圍、藍地、亦園、屏山一帶基本上仍保留鄉郊特色。記者早前到區內新李屋朥一帶採訪,發現區內仍有醬油廠,即使村落被回收工場包圍,惟村內居民生活方式仍維持數十年不變。
    維持固有生活方式的代價,是犧牲了提高生活水平的機會。兼任田心村村長的陳植良說,雖然老一輩村民期望保留圍村生活方式,但年青一輩對傳統習俗漸趨淡忘,與其「死攬」鄉土氣息,不如透過發展一博,透過大規模開發來釋放區內發展潛力。
    事實上,田心村鄰近西鐵線路軌,且周邊土地已被地產商收購,一旦洪水橋開發啟動,該村地價即可水漲船高。陳植良說,大多數村民「不會亦不可能反對政府開發洪水橋。我們唯有透過開發,將手上的土地價值釋放出來。」

    陶錫源:涉及大量徵地 妥處搬遷賠償

    開發洪水橋,一旦啟動將涉大量徵地個案,屯門區議員陶錫源說,早年菜園村事件的啟示是,每當啟動大型發展,政府必須做好妥善安排,包括拆遷前的賠償。另一棘手問題是搬遷。目前,洪水橋村落分布分散,一旦重新規劃,將無可避免涉及搬村、拆村。陶錫源說,目前不少洪水橋村民最為擔心的是,一旦政府決定個別村落需要拆遷,或會因為他們手上的村屋屬「臨時屋」,無法受到法例保障而獲得編配上樓:「對居民而言,上樓是其中一個選擇,但對他們而言,原地安置對他們的影響可謂最小。」

    何君堯:藉開發契機 重推換地權益書

    回歸以來,特區政府一直採用現金方式向受影響鄉郊村民賠償。對此,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何君堯說,政府應趁新界進行新一輪開發契機,重推換地權益書政策,讓鄉郊村民亦可享受新界開發帶來的益處。他認為,重推換地權益書政策好處在於,村民手上土地就像「借庫」一樣可享受利息,從而將收地價爭議降至最低。
    就此,本報向發展局查詢。發展局書面回覆本報表示,「現階段不適宜評論個別建議。」

 



 

 
(來源: 深圳新闻网) 編輯: 庄春雷
 
商報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