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香港P2P借貸:慾速則不達
2015年 08月 24日 00:45    香港商报
 

   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在健全法制體系下,香港坐擁發展規範的P2P借貸業務的先天優勢,然而也正是這種優勢,使不少P2P創業者難以順利過關,在建立網上借貸平臺時困難重重。展望未來,學者指,本港P2P的發展不可一蹴而就,還需慢慢培養。

  香港商報  記者 李映萱

  香港P2P借貸滯後

  P2P業務屬於金融行業的新興產物,通過藉助互聯網開展借貸服務,同時將借款人與貸款人直接配對,並提供電子憑證,交易過程均留有記錄。在內地政府沒有相應完整的規管政策出臺時,內地P2P公司早已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資料顯示,截止2015年6月,內地共有2728家P2P平臺,其中不乏有實力雄厚的陸金所與阿里小貸,也有很多初出茅廬的小平臺,整個市場魚龍混雜,良莠不齊。

  對比起內地,香港P2P借貸業務似乎要滯後一步,目前香港只有3家網貸平臺,分別為:WeLend、GoLend、Bestlend。大部分港人對P2P借貸服務都沒有真正了解,投資P2P借貸也不是市場主流。

  法例是把雙刃劍

  法例健全和交通發達是香港P2P發展的雙刃劍,在制約香港P2P市場發展的同時,也在不斷鞭策著P2P行業走向正規。香港互聯網註冊管理有限公司行政總裁謝達安指,香港發展網貸平臺的痛點主要在於如何合法的情況下,在保障投資者利益的同時,並在互聯網的平臺上不斷減少風險。

  目前,香港的P2P借貸業務還沒有一套完整的發展模式,仍處於探索階段。得益於健全的放貸業務管理制度,P2P放貸從業人員必須要獲得相關的放貸人牌照,且該牌照每年都要經過審核。

  多數P2P借貸的投資回報高達8%至12%,在風險控制方面,香港的P2P借貸公司首選物業抵押,GoLend(步步聯貸)聯合創始人張鄭芬表示,受惠於透明的登記制度與估值制度,抵押人的每筆物業交易記錄在政府網站均可查證,物業的價值也可一覽無遺。

  除了可以直接查詢抵押物的估值及貸款人的信息,發達的個人信用制度也給P2P行業的規範化帶來不少好處。張鄭芬說:「香港的個人信用制度於1982年成立,我們使用過的電話卡,信用卡的還款記錄都會體現在我們的個人信用體系中,對於港人而言個人的信用制度非常重要。相反,在內地,只要你沒有用過信用卡,你的個人信用體系就不會有記錄。」

  缺乏網絡龍頭支持

  與內地不同,香港缺乏具有影響力的互聯網龍巨企,對P2P借貸發展而言,如同缺少植物缺少肥料。張鄭芬表示,互聯網龍頭公司存在的好處在於培養市場,讓人們形成在網上購物、借錢、付帳的習慣。而這對於P2P借貸業務的發展而言舉足輕重。

  她直言,香港的市場容量有限,只有700萬人口,而上海陸金所一家P2P借貸公司,用戶就高達幾百萬,所以使得P2P創業者更加艱難。再且,香港房價、物價昂貴,使很多年輕人不敢冒險,創業氣氛不高,也使得香港P2P借貸公司的數量停滯不前。

  發展不可一蹴而就

  如今不少大企業在觀望P2P借貸業務,展望未來,他們希望有更清晰的模式出現。對科技產業發展有研究的浸大物理系講座教授謝國偉坦言,香港的P2P借貸發展仍然要循序漸進,需要慢慢融入本地文化,讓人逐步接受。「目前,香港人對於這種借貸業務還是缺乏安全感,除了風險性,還有資料保密的問題。」他說道。

  同時,謝國偉認為香港是一個特殊的市場,不能一味跟隨內地與美國,需要有自己的特色。張鄭芬也認為,P2P借貸需要慢慢建立信用,若是一味追求速度,必然會在風險控制方面出現漏洞,「災難」隨時會一觸即發。

  內地P2P將迎「大洗牌」

  內地的P2P借貸業務魚目混珠,所有的信息都在網上呈現,中間不乏有人刻意包裝,「高大尚」的借款人比比皆是,可信度收到質疑,讓不少人談P2P色變。

  最近國務院法制辦公室頒布了關於《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條例規定,P2P放貸公司在取得放貸業務的許可後,放貸的資金不能來源於放貸平臺,只可以通過發行債券,向股東或銀行借款,以及資產證券化等方式融資。

  條例頒布不足半月,內地國資P2P平臺e路同心就與中國民生銀行合作,從此民生銀行將成為e路同心唯一的資金託管銀行,當中用戶在e路同心上交易的資金,將由第三方支付託管帳戶全部遷移至民生銀行託管系統。

  隨著條例的推行漸漸拉開序幕,內地P2P借貸行業將會進行大洗牌,市場預計將會有70%左右的P2P面臨倒閉。

  「洗牌」利好香港

  對於香港而言,張鄭芬認為,由於香港P2P借貸業務的監管比內地嚴格,所以此法規無疑提升了P2P行業合理的競爭,並規範化,會利好香港P2P行業的發展。

  然而,張鄭芬仍希望香港的法規能給P2P創業多一些空間。「政府在制訂條例的時候,並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我希望必要時刻應該有適合的調整。」她說道。

  李映萱

 
(來源: 香港商报) 編輯: 邓煜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