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新時代對港提出新要求
2017年 12月 01日 02:05    香港商报
 

    新時代對港提出新要求

    凌昆

    近日全國積極學習十九大報告,中央更特派宣講團來港作介紹,尤其是關於「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這個最根本的政策。前特首董建華先生則提出了在新時代香港要重新定位。無疑今后本港的發展若要配合和融入內地,便必須有新策略及新部署。

  中介角色要改變

    首先要了解祖國進入新時代后香港面對的新形勢,再在此基礎上考慮新定位及發展策略。新形勢中有三大項尤須注意:大開放、大聯通及大科技等「三大」將為香港的發展環境帶來根本性變化。

    在新時代中國對外開放將進入新階段。「一帶一路」建設和簽訂更多多邊及雙邊自貿協議的推動,令中國的市場開放及企業、人員走出去向更深更廣發展,但最根本及最重要的是中國的角色已出現大變。過去的開放是中國走向世界融入全球化大潮,并由此改造本身的經濟及產業。到了新時代,中國則要擔負新角色,要引領和推動全球化的進一步發展,在美國退席后,中國必須接棒擔大旗。中國也將由規則接受者變為規則制訂的引領者,可由此改造世界以建立更公正的新秩序。

    當中國開放效果由自我改造進到改造世界,香港作為內地開放中介的角色也要隨之改變,中介功能要升級換代。最重要的中介領域是金融:香港是內地金融開放走向世界的踏腳石,人民幣國際化及資本市場開放等循此途徑。香港也是內地引資及引進海外金融業的主門戶,但今后還有新的情况出現,中國將要推動新金融體系的建立,而非只接受西方的一套。這包括建立中國版布雷頓森林體系(現已有亞投行、金磚銀行及絲路基金等),其目標是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金融服務。中國還要在一系列重大金融改革上引領創新突破,探索更符合新興市場需要的管治與商業模式,涵蓋匯率機制、短期跨境資金流管理,巴塞爾及Dodd-Frank管理規章的完善化,金融科技(fintech)的發展及監管,和建立獨立於西方的評級機制及機構等。從長遠看,更可在清邁協議的基礎上建立亞元及東亞貨幣聯盟,以配合東亞經濟共同體的設置。這些都是重塑國際金融體系的重任,當中香港有能力助祖國一臂之力嗎?這乃港府及金融界要迫切反思的問題。香港不能停留於協助內地擴大金融開放并從中獲利的中介模式。

  大聯通大科技

    大聯通反映了內地基建互聯互通的大發展。進入新時代,內地將成為高度連接社會,可通過各種交通通訊及能源和互聯、物聯等網絡相連。剛巧香港也將要大幅提升與內地的連接度:由明年起會有港珠澳大橋、港深穗高鐵和蓮塘口岸的開通,為兩地經濟社會融合提供了更堅實的基礎。內地每為大型基建項目規劃配套項目并及早部署,香港在這方面理應更為積極,但郵輪碼頭建成幾年仍似處於荒野中。港珠澳大橋亦曾帶來建設橋頭經濟區的說法,但現時落實幾何?更重要者是連接度提高將帶來更多的競爭及更精細的分工,和更多的腹地及發展空間,機遇與挑戰齊來。故勝者多得,敗者多失,對此香港準備好了適應策略沒有?連接度上升后,將出現跨境要素流動及業務再布局的新浪潮,近年港人港企北上發展日增或是先兆。

    大科技反映內地近年科研成果出現井噴的情况,但這只是開始,進入新時代噴發將更為壯觀。政府已加強了推力,月前便出台了人工智能(AI)發展計劃,最近又安排了BAT等「四大金剛」分工負責不同領域的開發。創新驅動型發展將是今后內地經濟運行的主模式。民企投資日趨蓬勃,形式多,金額大,如馬雲便投千億元建達摩院,還要在廣州建立工業研究院。全國為追趕超世界先進水平出現了百花齊放、萬舸爭流局面,氣派甚盛。對香港來說,融入內地發展大局的關鍵在提升創新及研發實力,這關過不了,其他也沒戲。香港要與深圳等地形成創新雙中心其志可嘉,但有關計劃、項目及要素投入何在?正如董建華先生所說,現時不努力,下一刻便遙不可及。

    國家進入新時代,香港對所處環境要有新認知和有更大的行動緊迫感。

 
(來源: 香港商报) 編輯: 肖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