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科技未改金融 風控依舊核心
2017年 12月 06日 01:34    香港商报
 

    螞蟻金服議現金貸

  科技未改金融 風控依舊核心

  【香港商報訊】在昨日閉幕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螞蟻金服董事長彭蕾和首席戰略官、長江商學院金融學教授陳龍都同時談到了近期最熱門的話題——金融科技與現金貸監管。

  彭蕾堅持,科技沒有改變金融的本質,風險控制依然是其中的核心要素。而陳龍則認為,高利貸、高違約和暴力催收現象的背後,是風控能力的缺失。「很多現金貸平台沒有專業風控能力,也不設風控部門,依靠高利率覆蓋壞賬,實際上在裸奔。」

  螞蟻金服不良率低於1%

  彭蕾介紹,螞蟻金服是基於阿里巴巴的電商體系發展起來的,在交易結算基礎上,還開展了供應鏈金融、小額信貸等多種金融業務,也由此發展出一套徵信體系。

  在當天會議現場,彭蕾數據展示了螞蟻金服的風險控制能力:現金貸和消費信貸行業平均的不良率為30%至50%,一些全球部分上市機構在消費信貸當中是4%到15%,而螞蟻金服的用戶和小消費金融和消費信貸不良率只有不到1%。

  聯合國的數據顯示,全球最貧困的20%的人當中,超過70%的人用移動電話,這個比例超過了使用廁所和清潔用水的人口比例。彭蕾認為,這意味著金融科技的普惠性正獲得前所未有的基礎支持,同時,科技具備解決金融最大挑戰的潛力:包容、共享、回歸實體、商業可持續。

  此外,彭蕾呼籲監管層建立有序競爭、扶優限劣的發展環境,做好准入、退出機制。「我們覺得今天有很好的一些實踐,其實做好試點,在風險可控的範圍之內是否可以讓一些創新在保護和良好的監管環境下,得到先行嘗試、試錯的機會,我想這對於整個行業和監管者還有從業者以及研究者提出了共同的方向或者是路徑。」她說。

  不設風控 實際在裸奔

  針對現金貸,陳龍首先介紹,現金貸是消費信貸的一個分支,但現金貸的問題並不是整個消費信貸行業的問題。近兩年間在國內崛起的超短期高利率貸款,主要由純網絡借貸服務商提供,具有期限短(不超過1個月)、綜合利率高(普遍超過36%)、金額小(一般不超過5000元)等特點。由於均為信用類貸款,傳統銀行、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電商、支付等互聯網公司的信用類現金貸款產品也經常被拿來與各類現金貸產品相提並論。但實際上,目前社會討論的種種現金貸的問題主要集中在超短高利率現金貸款,也就是我們一般意義上稱之的「現金貸」。

  陳龍指出,關注現金貸的原因有四:一是利率明顯高出中國民間借貸合法利率範圍。市場上現金貸產品普遍超過36%的信貸紅線,綜合年化利率超過100%的屢見不鮮。二是風控能力存疑,多頭借貸問題突出。很多現金貸平台沒有專業風控能力,也不設風控部門,依靠高利率覆蓋壞賬,實際上在裸奔。三是某些平台催債手段惡劣。比如被曝出「裸條」、逼迫借貸人在聲色場所「坐台」還債、電話騷擾借貸者親朋好友以及暴力催收等事件,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四是部分惡意借貸。一些現金貸平台誘騙涉世未深、無充足經濟來源的學生、剛從業者借貸消費,導致不明真相的借款人深陷現金貸泥潭。

  新規出爐整頓規範行業

  但是現金貸平台問題和風險並不代表整個消費信貸行業出了問題,都需要吃藥。陳龍堅持,無論從覆蓋對象、風控能力、利率水平、催收手段看,現金貸和商業模式相對成熟、可持續的信用類現金貸有本質區別,不應混為一談。

  陳龍認為,無論從經濟發展需要、居民杠杆率、還是消費信貸風險來看,消費信貸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也非常必要。高利貸、高違約和暴力催收現象的背後,是風控能力的缺失。但是這樣的現金貸,和大部分消費信貸有本質的區別。剛剛出爐的整頓現金貸的業務的監管措施正當其時。我們一方面需要規範行業,杜絕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另外一方面應該大力鼓勵操作規範、根植消費場景的消費信貸。

 
(來源: 深圳新闻网) 編輯: 程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