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2017地方債發行收官 量降三成 更重提質
2017年 12月 27日 01:02    香港商报
 

     2017地方債發行收官 量降三成 更重提質

    【香港商報訊】記者黃鶯報道:據路透社統計數據顯示,在26日的雲南土儲專項債和湖南收費公路專項債完成招標後,中國2017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正式收官,全年累計發行地方債接近4.36億元人民幣,規模較2016年下降近三成。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相較於2015年和2016年的債務高峰期,今年已經從高峰期開始回落,更加注重經濟品質的宏觀環境約束了地方政府的投資行為。

    經濟提質約束發債

    今年2月有機構預測,2017年地方債總發行規模仍將在6萬億元到7萬億元,但實際上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與2016年6.05萬億元的總規模相比,明顯下降。

    對於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較去年下降近三成的原因,趙錫軍對記者表示,近期的宏觀經濟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從原來的規模擴張轉化到現在的提高經濟品質而非數量,這就約束了地方政府的投資行為,對資金的需求亦有所放緩;此外,政府加強對地方債的管理,江蘇、貴州兩省日前就地方債問題問責數十名官員,使得亂發債亂籌資的行為有所減少。

    在金融嚴監管的「激盪2017」裏,債市不斷走熊,到期收益率節節升高。「利率走高對今年地方政府債的發行有一定影響。」北京某券商固收分析師表示,但考慮到地方債置換將於2018年年中收官,今年被抑制的發行量,將於明年釋放。

    曾告誡中央不兜底

    近期財政部再度吹風,與地方政府債務劃清界線,告誡市場不要「幻想」中央買單。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稱,要高度警惕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和國企債務。不難看出,嚴管地方債、遏制隱性債已然成為明年經濟工作的「重頭戲」。

    中央財經大學財經研究院院長王雍君介紹,2013年中國開始出手管控地方政府依靠投融資平台大量發債的行為,但此後地方政府的依賴慣性無法在短時間內根除,部分地方甚至出現了突破政策約束的情況,由此,監管部門的嚴控之手開始發力。

    在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教授馮俏彬看來,地方債的風險主要在於地方政府存在隱性負債,並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舉債,這會形成一些地方財政風險以及金融風險。「目前較為突出的問題是地方政府通過各種通道舉債,擴大了地方債的規模,而這些通道並不在已有的監管範圍內,例如借道PPP借債、通過產業投資基金以及目前財政部正在發文規範的購買服務舉債。」馮俏彬表示。

    明年置換約1.5萬億

    中國2015年開始了為期3年的地方債務置換,2018年年中將是地方債置換的收官之年;按中金公司的測算,2018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規模將達到4.1萬億至4.2萬億元,其中,待置換規模約1.5萬億元,與部分其他券商3.5萬億的估算差別較大;同時,隨著今年城投債提前置換大幕的開啟,明年城投債提前置換有望進一步增加。

    招商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徐寒飛表示,明年債務置換結束後,兩類發行人存在風險加劇暴露可能,一類是被認定為政府債務但債權人不同意置換的發行人,另一類是存量債務未被認定為政府債務的發行人。「該時點重提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管理,亦是警示部分弱資質主體提前做好準備工作,防範債務風險加劇暴露的可能。」徐寒飛說。

    而對於債務置換後的風險,趙錫軍對記者稱,債務置換主要是把還債期限拉長,削平還債高峰期,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地方政府還債的壓力,「但置換後如何處理好新的債務,仍然是地方政府需要考慮的問題,需要從長計議,離任的也要追責。」趙錫軍說。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