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千磨萬擊還堅韌 矢志不渝生態夢
2017年 12月 27日 23:06    香港商报
 

    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千磨萬擊還堅韌 矢志不渝生態夢

    12月23日,元旦佳節前夕,當北方銀裝素裹寒風凜冽時,而在南方的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卻山花浪漫,愛意濃濃。當天央視《鄉約》欄目第七次來到姻緣勝地東莞觀音山錄制相親節目。本次節目聚焦「海歸高知」相親,主要為小「梅豔芳」和3位男「海歸」搭建鵲橋。豐富多彩的節目內容,趣味橫生的現場互動,引得在場觀眾掌聲、歡笑聲不斷。此外,更有彪悍母女花現場搶親,讓人大開眼界。至此,東莞觀音山2017年文化旅遊活動,最後一場圓滿收官。

    開園18年來,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下稱觀音山公園)始終積極踐行國家生態環境政策,努力實現了綠色發展、平衡發展、協調發展和可持續發展。2017年更是實現了「供需兩旺」,全年入園人數預計將突破120萬人次,各方面都取得了令人欣喜的進步。

    全力打造「美麗中國」的生態文明樣本

    觀音山公園憑藉著得天獨厚的森林生態資源,實施獨特的文化驅動戰略,以系列文旅活動為抓手,真正把生態文化資源轉化成旅遊產品,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全力打造「美麗中國」的生態文明樣本:18平方公裏的原始次生森林似一顆嵌入東莞工業帶的生態文化明珠,被譽為「南天聖地、百粵秘境」。一組簡單的數字就足以反映出觀音山公園的生態成就:18平方公裏區域內的森林覆蓋率達到80%以上,現有各種植物1000多種、動物300多種。

    兩個發展史中的標誌性事件足以說明觀音山公園的行業地位:2005年經國家林業局批准成為全國首家國家級民營森林公園,2010年躋身國家4A級旅遊景區行列。

    幾個備受推崇的品牌活動足以彰顯觀音山公園的文化魅力:健康文化節、粵港萬人相親會、全國書法藝術大展、全國散文大賽、全國詩歌節、百場文藝匯演等文化旅遊活動享譽旅遊業界,成為「門票經濟」向「旅遊經濟」過渡的引擎。

    知行合一,方能致遠。觀音山公園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強烈意識,完善制度建設和實踐檢驗,在發展中將自然生態與人文活動完美結合,讓遊客在綠水青山中親近自然,在人文活動中品味幸福。這裏的一草一木晨鐘暮鼓,鬱蔥勃發的生態環境,熙攘往來的各地遊客,構成了一幅天藍地綠花豔人和的大美畫卷。

    然而,觀音山公園也有諸多痛楚:一座蒼翠欲滴的青山屢遭外力破壞。村民毀林私造「豪華墳墓」、西氣東輸二線廣深支幹線管道工程、南方電網東莞供電局高壓輸電線路工程、從莞高速清溪支線隧道工程均從觀音山公園穿越。此外,它還承受著違法建築、盜毀森林、門票調價受阻等困擾。觀音山公園負責人表示,這嚴重阻礙了公園的長遠發展,或將導致國家林業部門批覆的總體規劃無法實施,影響公園創建國家5A級旅遊風景名勝區,以及「景點旅遊」向「全域旅遊」的轉變進程。

    有專家指出,從觀音山公園的綜合條件來看,其已具備了良好的文化底蘊、強大的品牌影響力、成熟的營銷模式。若能消除各種不利影響,發展勢頭不容小覷。作為國內首家民營國家森林公園,其發展歷程經驗、曲線走向以及成果成就具有標杆意義。不能人為設置桎梏,消弱其發展動力,無論國有還是民營,都應該給其一個鷹擊長空競自由的生存環境。

    觀音山公園董事長黃淦波表示,廣東省第十二次黨代會報告指出,要重塑廣東營商環境的優勢,努力打造服務效率最高、管理最規範、綜合成本最低的營商環境高地。要紮實推進全面依法治省,建設法治社會。更好地發揮法治的引領和規範作用,全面提升法治政府、法治社會、法治廣東建設水平。此外,廣東省旅遊局提出,全力推動旅遊業創新發展。在此背景下,他相信觀音山公園有機會搭上廣東深化改革和旅遊業再上新台階的順風車。

    儒商接盤 燙手山芋變身旅遊勝地

    在佛教追隨者與商人的選擇上,黃淦波可能更鍾情於前者。對他來說,先有思想而後有事業。黃淦波說:“我信佛,很尊敬佛教的教義,我用佛家的思想修煉自己能讓自己更踏踏實實地做事業,在修行中感悟佛法和人生。”事實上,黃淦波與佛結緣已長達30多年。1981年,19歲的黃淦波開始參悟佛家思想。

    1994年的廣東,正是全國熱火朝天抓經濟的時候,在這一年,黃淦波辭去公職,投身商海。他把佛學文化運用到企業治理上去,企業規模蒸蒸日上。在力所能及地積極履行社會職責的同時,黃淦波內心深處致力弘揚佛教思想和傳統文化的激情持續高漲。

    1999年,地處東莞市樟木頭鎮的觀音山成了一個燙手山芋。此前兩年,樟木頭鎮石新村委以自有的5.28平方公裏山林為主體,自籌資金正式興建觀音山森林公園。因建設資金緊張,工程停停斷斷,難以為繼,石新村委欲引資開發。經多方引薦,黃淦波作為經營方於1999年11月底與樟木頭鎮石新村村民委員會簽訂了《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聯合開發合同書》,正式接盤觀音山。

    黃淦波的做法令很多人費解,當時其事業如日中天。家人與同事對此都極力反對,認為放著好端端的生意不做,接盤觀音山這個燙手山芋,成了“冤大頭”,反對他投資這個吃力不討好的項目。

    這種說法並非沒有道理。首先,觀音山體量巨大,需要數以億計的開發資金支持;其次,由於本身具有的公益性,投資回報率極低且周期漫長。更為關鍵的是,在當時,民營資本進入森林公園建設在我國尚無先例,沒有經驗可循。

    對此,黃淦波卻有自己的看法:觀音山有生態美景,有良好的佛教、道教等文化傳承,這些資源本身就是一種優勢,應該成為東莞的一張城市名片。他有信心、有責任把它做好,乃至完美,這也算是他對社會的一種回報,但這對投資者來說需要很大的勇氣。

    黃淦波一位多年的朋友後來稱,他當時把一座孤立的觀音山描繪成了一幅畫,就像一個經驗豐富的導遊沉醉其中。但其他人眼前呈現的還是那座山,看不到它的遠景。

    黃淦波說:“當初開發觀音山森林公園確實具有很大的風險與挑戰,而挑戰的本質是現在做未來該做的事情。至於未來的事情該不該現在做,決定它的關鍵是社會曆史價值和市場。”實際上,這個投資更像是一場奢華的賭局,對黃淦波來說,贏,功在當今,利在千秋。輸,傾家蕩產,分文皆無。

    開始之時,觀音山的開發似乎是在一片白紙上繪畫,黃淦波和他的團隊請來專家規劃,陪著他們跑遍山體的每一個角落。朋友們曾和黃淦波開玩笑,“黃總這哪是在做企業,分明是在養孩子嘛。”如今,許多年過去了,回想起朋友的話,黃淦波的眼睛濕潤了。“更准確地說,當時,我做的是心中的理想和佛教的信仰。”

    多年後,一座充滿生機的旅遊勝地順勢崛起。觀音山躋身國家森林公園和國家4A級旅遊風景區行列,18平方公裏的原始次生森林似一顆嵌入東莞工業帶的生態文化明珠,被譽為“南天聖地、百粵秘境”,時刻發揮著旅遊調節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關系的功能,體現了旅遊業的社會價值。

    私建“豪華墳墓” 大煞自然風光

    觀音山自然環境清幽,原始次生林蒼茫連綿,獨具自然生態特色。然而就是在這風景秀麗如畫的自然風光中,卻發現有多處私建的“豪華墳墓”,很煞風景。據公園管委會主任陳景玉介紹,這些私建墳墓已存在多年,系當地村民私建,管理人員對村民勸說、制止後,仍無法制止他們私建墳墓。群山間,這些“豪華墳墓”坐落其間,頗具規模,墓前還放有一大水缸,十分氣派。此外,在另一座山頭上,還有疑似用石塊建成的墳墓群。不少遊客向觀音山景區投訴抱怨,滿山的美景就被這些私建墳墓給毀了。

    據了解,突出的“豪華公墓”已存在多年,共有五處,最新的公墓建於今年清明前後,由當地石新村的村民私建而成。占地規模從50至100平方米不等,其中兩個墳墓甚至占地300平方米。公園管委會主任陳景玉告訴記者,“按照規定,國家森林公園不能私建墳墓,即使他們申請建墳,我們也不可能批准。但近五、六年以來,有村民在水庫邊的小路上私自修建鐵門,方便村民進入園內。公園管理者在發現後,對村民進行勸說、制止後,都無法阻止村民進園建墳。希望相關部門能重視這個現象,取締不法墳地,還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一個清靜。”

    輸氣管道工程 破壞生態

    2010年3月,觀音山公園收到了樟木頭鎮政府轉來的有關西氣東輸二線廣深支幹線穿越觀音山的文件。按照文件顯示,這一輸氣管道將通過打通隧道的方式穿越公園核心區。

    觀音山公園明確反對這份工程規劃,並致函西氣東輸二線廣深支幹線粵桂項目分部要求對工程方案重新論證。盡管提出了意見,但公園方面並沒有收到工程方面的回複。在隨後長達近一年時間裏,粵桂項目分部一直未與公園正面接觸。

    2011年3月中旬,在西氣東輸二線廣深支幹線粵桂項目分部要求下,公園方面向其致函同意這一路徑方案,並希望盡快制定出有關賠償方案和施工方案。據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方面透露,在公園方面多次催促下,粵桂項目分部只是提供了一個沒有具體內容的所謂賠償方案和一個有著重大漏洞的所謂施工方案。

    2011年8月下旬,在未向公園方提交林業等主管部門同意工程穿越觀音山路徑施工方案的批准文件,施工及賠償方案未與公園方面商量的情況下,粵桂項目分部突然組織工人及大型開挖機械進入公園內右邊的筆架山進行違法強行施工。來自公園方面的數據顯示,施工方砍伐近8000株林木,毀掉上萬平方米的林地,連片山頭在幾天之內全部被破壞。

    2011年10月20日,西氣東輸二線廣深支幹線粵桂項目分部在未與公園方面協商、未提供任何主管部門同意這一段工程施工批複文件的情況下,組織大批工人及機械,再次大規模在公園左側的佛光路強行施工,不斷向觀音山核心景觀區開挖推進。

    公園方面負責人表示,根據《國家森林法》第四十四條以及《國家級森林公園管理辦法》中第十五條規定,“建設項目確需使用國家級森林公園林地的,應當避免或者減少對森林景觀、生態以及旅遊活動的影響,並依法辦理林地占用、征收審核審批手續。建設項目可能對森林公園景觀和生態造成較大影響或者導致森林風景資源質量明顯降低的,應當在取得國家級森林公園撤銷或者改變經營范圍的行政許可後,依法辦理林地占用、征收審核審批手續。”

    黃淦波認為,這一項目並未向公園方面提供國家、省、市等林業主管部門關於同意工程通過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路徑方案,未完成工程施工合法批複程序,屬於典型的施工手續不全,違法違規施工。

    據觀音山公園負責人介紹,西氣東輸二線廣深支幹線過東莞樟木頭鎮線路,最先選擇的方案是沿著石馬河而鋪設,這條河目前恰好是一條汙水河,周圍無人居住,利於施工。但最後確定的線路卻是在觀音山——全世界最大花崗岩觀音雕像的腳下,打穿兩公裏長的隧道通過。

    2011年10月中旬,廣東省環保廳接到觀音山公園投訴,於2011年10月28日派廣東省環境監察局會同東莞市環境監察分局執法人員對觀音山段施工現場進行了檢查。廣東省環保執法人員指出,按照環境保護部環審〔2008〕318號文件明確表示,西氣東輸二線工程批廣深支幹線自觀音山公園西側邊緣通過,線路不直接穿過觀音山公園。現場檢查時,輸氣管線路徑已變更為“以大開挖方式”穿越觀音山森林公園,存在線路變更未經環保部門審批而違規施工的問題。針對違規施工的問題,廣東省環保執法人員現場要求西氣東輸二線工程粵桂項目分部立即停止施工、補辦項目線路變更環評文件審批手續。

    2011年11月4日,廣東省環保廳發出通知,責令西氣東輸二線工程粵桂項目分部立即停止違規施工並補辦補充環評文件報批手續,補充環評報告獲得環保部批複後方可複工(粵環違改字〔2011〕30號)。

    2011年11月7日進行公示的《西氣東輸二線工程(東段)廣州—深圳支幹線觀音山森林公園段變更環境影響補充報告》顯示,在設計施工過程中,廣深支幹線局部工程方案進行了調整。調整後在東莞市樟木頭鎮以溝埋敷設方式穿越觀音山公園,穿越長度約為3公裏。

    兩年後,從觀音山公園的慈雲閣上向東望去,觀音山主峰筆架山的背脊裸露出的一道寬約30米、長約3公裏的“疤痕”依然相當刺眼。當年埋設輸氣管線的泥土大部分仍呈裸露狀,被雨水沖刷的溝壑十分明顯。

    觀音山公園管理人員表示,西氣東輸二線工程施工穿過的地帶,寬度最窄9米,最寬達45米。這裏的工程管道都是采用淺埋的方式進行施工,由於輸氣管道采用的是淺埋方式,按照石油天然氣管道保護法的相關規定,在管道線路中心線兩側各5米地域范圍內,禁止種植可能損壞管道防腐層的深根植物。覆土後只能種植一些小型灌木,成活率很低,根本不可能恢複以前的生態環境。

    東莞重點電力項目 被指未批先建

    2013年9月18日,媒體報道指出,站在觀音山公園的觀光公路上抬頭望去,在不到100米的地方,6組高壓線依次排開,宛如“五線譜”。距這6組高壓線不遠處,有4個剛建成的新塔基,塔基周圍裸露的黃土十分醒目。該報道顯示,這4個新塔基屬於南方電網旗下東莞供電局的兩個電力項目,是在未獲得林地使用審批的情況下由東莞供電局強行建設的。

    佛光路是通向觀音山公園核心景點“觀音像”的必經之路,這條路上方卻布滿了高壓線。“這6組高壓線有5組都是東莞供電局在我經營管理期間非法強制架設的。”黃淦波說。

    舊愁未去又添新憂。觀音山公園境內的4個已建成新塔基也正困擾著黃淦波。2011年10月14日,東莞供電局發給觀音山公園的《關於協助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送電線路工程施工的函》稱,220千伏東莞至角布雙回送電線路工程和110千伏鹿窩輸變電配套線路工程的GN16和P3、P4杆塔處於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范圍內,上述3基杆塔距離公園內觀光公路較近,因需運輸材料、設施,望公園方協助。黃淦波說,東莞供電局的這兩個穿越觀音山公園的項目未批先建。

    在國家級森林公園“動土”是有嚴格規定的。2013年7月3日,廣東省林業廳在給廣東電網公司《關於觀音山森林公園內電網建設問題的複函》中稱,東莞電力局兩個電力項目需新征占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林地,按照國家林業局的有關規定,征占用國家森林公園的林地,需征得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同意後報國家林業局審批。

    黃淦波表示,公園管理方自始至終都對影響、破壞國家森林公園景觀的建設項目持保留態度,東莞供電局沒經過我們同意就開始施工。按照規定,公園的同意是其辦理占用、征用或者轉讓手續的前提,沒有公園的同意,東莞供電局如果取得了相關手續,也涉嫌虛假申報。

    220千伏東莞至角布雙回送電線路工程及110千伏鹿窩輸變電配套線路工程位於觀音山公園境內的杆塔目前進展如何?該項目的施工是否經過觀音山森林公園的同意?是否經過國家林業局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辦公室的批准?是否已辦理林地征用手續?就以上問題,東莞供電局方面回複稱,森林公園內的在建線路經東莞市相關政府部門評審同意,並征得線路所在地的規劃部門及相關社區居民委員會同意,同時也先後取得項目工程核准手續、水土保持方案和項目環境影響評估的同意批複。

    “在林地進行的任何建設項目都要經過林業部門審批,220千伏東莞至角布雙回送電線路工程、110千伏鹿窩輸變電配套線路工程這兩個項目還沒有獲得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辦公室的同意。”東莞市林業局總工程師說。他表示,按照程序,東莞市林業局接到東莞供電局的材料後才能上報廣東省林業廳,廣東省林業廳再報請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辦公室批准。但是,因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方面不同意施工,東莞供電局還沒有向東莞林業局提交材料。

    黃淦波表示,按照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辦公室批複的總體規劃,仙泉水庫周邊將建設遊客服務區、應急場所等,而密密麻麻的高壓線使這些規劃“流產”了。

    東莞供電局在給觀音山公園《關於協助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內送電線路工程施工的函》稱,220千伏東莞至角布雙回送電線路工程、110千伏鹿窩輸變電配套線路工程是利用在運行的110千伏沽清線、110千伏古塘線進行改造的。

    然而,觀音山公園方面則表示,這兩個電力項目並不是在舊線基礎上進行改造,而是新建塔基重新架設。現場也發現有新建的塔基。

    廣東省林業廳在給廣東電網公司《關於觀音山森林公園內電網建設問題的複函》稱,“根據東莞供電局提供的線路走向圖,經我廳會同東莞市林業局派員現場踏查,該電力線路走向基本是將原有電力線路平行位移後重新架設”。

    從廣東省林業廳的複函來看,這兩個項目並不是在舊線基礎上改造建設,而是另起“爐灶”。

    東莞供電局兩個電力項目經過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部分是舊線改造還是新建杆塔進行架設?東莞供電局就此問題對記者的回複稱,新線行建成以後與原線行走廊位置一致,新建鐵塔盡量靠近原有塔基,並且在建成後拆除原110千伏古塘線線行,不會增加新線行路徑。

    事實上,廣東省林業廳並不贊同這兩個電力項目穿越觀音山公園。廣東省林業廳在給廣東電網公司《關於觀音山森林公園內電網建設問題的複函》中稱:“由於220千伏角布輸變電線路和110千伏鹿窩輸變電線路都是高壓輸變電線路,穿越森林公園核心區將會給森林公園遊客帶來較大的安全隱患,因此,我廳建議貴公司對該輸變電線路走向作必要的調整,避開森林公園或從公園邊緣經過”。

    觀音山公園負責人表示,公園核心區屹立的高壓線,不僅破壞了景區整體美觀,也產生了一些安全隱患,更會成為未來公園打造全域旅遊小鎮的攔路虎。觀音山公園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問題,希望改遷路線,但都沒有回音。

    值得強調的是,因拒絕高壓線工程在公園內施工,公園曾被當地供電部門納入錯峰限電對象。公開報道顯示,公園本身不是耗電量大的單位,所需電力主要是保障正常的照明及旅遊配套服務。錯峰用電導致了觀音山幾百名員工無法正常用餐,而同屬一個地域片區和服務行業性的其他景點及酒店、零售企業均未被限電,唯獨觀音山公園被納入錯峰限電對象。

    從莞高速隧道穿越山體 引公園方面擔憂

    2008年11月6日,觀音山公園接到東莞市新遠高速公路發展有限公司函告,稱即將籌建的從莞高速公路清溪支線將以3公裏隧道的形式穿越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並將以爆破的方式開挖隧道。根據設計,觀音山隧道為分離式左右線隧道,設計為雙向6車道,設計時速為每小時100公裏,其中,左邊隧道長為3245米,右邊隧道長3185米。

    觀音山公園方面認為,這樣的基礎設施建設將嚴重破壞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生態環境,也將對觀音山森林公園作為國家4A級旅遊景區產生不可估量的負面影響。2011年,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方面出於種種考慮,向廣東省環保廳提出了自己的擔憂。

    據廣東省環保廳上報環境保護部環境監察局的文件顯示,這一項目已經由發改委、國土、環保、林業等部門批准,審批手續較齊全。環保執法人員到工程施工現場進行檢查後,也未發現有地表裸露和植被破壞情況。

    2011年12月13日,廣東省環保廳執法人員到從莞高速公路東莞段穿越觀音山公園段施工現場進行了調查,隨後與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管委會負責同志對隧道穿過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沿線進行了檢查。穿越觀音山公園的隧道進、出口已開始施工。

    觀音山公園負責人認為,隧道工程雖尚未影響地面景觀,但以後施工單位能否按“全隧道穿越”的要求施工、施工過程及建成通車後對觀音山景區及山頂觀音石像產生何種影響都是令人擔憂的問題。對此,廣東省環保廳執法人員作了較全面的解釋,並表示歡迎該管委會及周邊群眾對該工程施工單位進行監督,發現問題及時報告有關部門查處。

    三項工程穿越公園 影響究竟有多大

    西氣東輸二線廣深支幹線管道工程、廣東電網公司的電力工程、從莞高速隧道工程在觀音山公園內施工,究竟會對公園生態環境帶來多大影響?從事林業工作40多年的中國林科院研究員侯元兆認為,這些工程線路的架設或鋪設,使觀音山公園變成了一個容納工業設施的場所,喪失了自然景觀的屬性。將森林資源置於很大的風險中,使森林資產的價值也打了很大折扣,對觀音山公園的整體森林生態系統造成了嚴重破壞。

    侯元兆表示,森林生態系統是陸地生態系統中最重要的自然生態系統,與其他陸地生態系統相比,它是生物種類最多、生物生產力最大、生態效益最強的生態系統,特別是在維持自然界生態平衡、改善人類生存環境方面,它是應予以首先考慮的重要因素。他強調說:“一旦遭到破壞後,不但會導致一些動物滅絕、生物生產力降低、局部環境汙染,進而也影響一定區域內人類的生存與發展。”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