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朱經緯襲擊途人罪成判囚3月 各界呼冤 嘆判刑過重
2018年 01月 04日 02:44    香港商报
 

     朱經緯襲擊途人罪成判囚3月 各界呼冤 嘆判刑過重

    【香港商報訊】記者周偉立報道:退休警司朱經緯罪成被判囚3個月,三個警察工會就對裁決表示失望,形容是悲劇,對前線人員執法會造成影響,支持朱經緯上訴。警務處強調,管理層明白及理解審訊結果引起同事對執勤時產生疑慮,會進一步檢討有關的守則及指引。此外,多個團體昨日到法庭外聲援朱經緯,批評判決已淪為國際笑話。

    警務處:將檢討守則及指引

    警務處發言人表示,由於案件的法律程序尚未完結,暫不就裁決作評論,強調管理層明白及理解審訊結果引起同事對執勤時產生疑慮,會就同事關注事項進行研究,同時因應過去數年發生的大型事故而成立的工作小組,會進一步檢討有關的守則及指引,至於退休同事的福利事宜,警隊積極提供支援。

    警司協會回應事件指出,尊重法庭裁決,但對結果感到失望,并支持朱循法律途徑繼續申訴。該會又指,朱在服務警隊期間熱愛工作,深得同僚愛戴,協會亦一直關注案件,與朱保持聯絡。

    陳祖光:打擊前線士氣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向會員發信,對判刑感到「極度失望」,會全力協助朱經緯跟進案件。他認為判決結果對前線警務人員執法定造成極大影響,嚴重打擊前線人員士氣,將向管理層反映有關「合法使用武力」疑慮,希望減輕對執法的不良影響。

    香港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李占安表示,不評論法庭對退休警司朱經緯的判決,但認為判決不會影響警隊士氣,重申朱經緯由執法變服刑,對警隊及社會來說都是悲劇。他說,警員最高的價值是隨機應變,警隊不時有檢討使用武力的訓練及指引,相信警隊會再檢視是否有更好的訓練及安排。

    協會副主席曾昭顯說,見到同事因執法工作被起訴及受罰,感到痛心,形容事件是一件悲劇,支持朱經緯上訴,強調今次只是個別個案,不會動搖警隊對司法制度的尊重,但對前線人員執法會造成影響。

    葉劉淑儀對判刑感難過

    公務員事務局對裁決不作置評,但指當局可按情况,對犯了與公職服務相關罪行,而罪行是行政長官核證為已對香港造成嚴重損害,或可能令人對公職服務大失信心者的退休公務員,取消、暫停支付或扣減退休金。

    政界人士均對判決感到遺憾,其中前保安局局長、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雖然對判刑感到難過,但她認為法官量刑時以4個月為起點,并已考慮40多封求情信,減刑1個月,認為符合案情及過往判例。

    民建聯主席李慧攌對判決感到難過,她指出,自己對部分占領者的挑釁行為仍然歷歷在目,一名盡忠職守的警員,面對挑釁時仍然堅守崗位執行職務,恢復社會秩序,形容今次判刑讓人唏噓。她又表示,朱經緯早前呈交多達40封求情信,足見得到警隊、立法會議員以至市民的廣泛支持,希望他能夠撐下去。

    多個團體法庭外聲援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亦認為判刑太重,慮憂會嚴重打擊紀律部隊的士氣,導致日后前線警員在使用合法武力維持社會秩序時,會因擔心存在灰色地帶而誤墮法網。為了讓警員得到合法合理的保障,她將會約見警務處和保安局,要求當局釐清警務人員使用合法武力的標準。

    此外,珍惜群組、撐警大聯盟等團體昨日到東區法庭外聲援朱經緯,珍惜群組成員拉起黑色「冤」字大橫額,更有成員身穿寫有「占中襲警金腰帶警惡懲奸無尸骸」字眼的上衣;至於撐警大聯盟十多名代表則手持標語到場,包括「執法無罪維護法紀有功」、「司法放生暴徒警察慘被誣害」、「香港司法不公淪為國際笑話」、「司法打壓執法香港法治已死」等。

    裁判官准保釋辯方對上訴有信心

    【香港商報訊】前警司朱經緯於2014年占領行動期間,在旺角執勤時用警棍毆打途人,早前被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女主任裁判官錢禮判刑時,指被告知法犯法,為防止其他警員仿效及維持公眾對警隊的信心,刑罰須具阻嚇性,惟考慮到他執行職務時以及事后所面對的壓力等因素,昨於東區裁判法院判囚3個月。朱獲准以五萬元保釋等候上訴,期間須每周往警署報到。

    官:刑罰須具阻嚇性

    錢官判刑時表示,感化官建議判被告朱經緯社會服務令,但認為須考慮案件的不同案情,而今次事件嚴重,故不適合判處社會服務令或緩刑。錢官提到警方在占領期間要防止旺角街道被重占,對警員而言為艱巨任務,但她強調警方應執法防止罪案,朱卻知法犯法,而承受巨大壓力并非辯解理由,因此刑罰須具阻嚇性,防止有其他警務人員仿效,以及維持公眾對警隊的信任。

    裁判官以4個月為量刑起點,指朱現已退休,重犯機會不大,加上朱在占領行動執勤時承受莫大壓力,其后亦要面對社交傳媒所帶來的輿論困擾。裁判官考慮各項因素,最終決定扣減刑期一個月。

    錢官續指,案情并非最嚴重的一種,但有其嚴重性,事主鄭仲恆當時手無寸鐵,偕女友人路經現場,他轉頭望向右方的警員,并不具威脅,從呈堂影片中可見事主當時曾從后被襲,雖然警棍不如刀等武器,但可造成嚴重傷害。而事主的確受到實際的身體傷害,惟他的傷勢并非嚴重以及無造成永久性受傷,現已完全康復。

    鄧竟成曾偉雄撰求情信

    辯方大律師彭彼得於庭外表示,朱早前因候判已還柙15天,加上一般扣減,刑期尚餘約一個半月。彭認為法庭應根據報告,判以社會服務令;他又說,「Sentence (判刑) 就唔系重,但我覺得未必需要囉」,而在這情况下判囚3個月不屬刑重,但原則上有誤;他稱,將會就定罪及刑罰上訴,亦指對上訴「好有信心」。

    辯方上周於庭上呈遞40封求情信,當中包括2名退休警務處處長鄧竟成和曾偉雄以及多名港澳警隊高層,而現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亦撰寫嘉許信,以表揚朱對警隊的貢獻。

 
(來源: 香港商报) 編輯: 香港商报编辑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