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鉧欽「變臉」 告別強美元
2018年 02月 01日 00:31    香港商报
 

「銅鑼一響,老母鸡變鴨」,這是形容魔術的。上周美國財長鉧欽在瑞士達沃斯論壇上表示:「弱美元對美國來講是一件好事,因為美元牽涉到貿易及其他機會。」此話卻與變魔術有异曲同工之妙。

鉧欽這一「變臉」,大异美國政府一直以來的立場,那就是強美元對美國有利,要維持強美元政策。雖然筆者一直以來對特朗普政府維持強美元政策的誠意就持懷疑態度,在2016年11月15日的博文《特朗普對中國的政治經濟影響》中,筆者提出:「他要刺激經濟,需要發債,盡量減輕利息成本也會使他偏愛低息;他重視實業的特點,使得他更為重視弱勢美元,以刺激出口。」

在2017年9月14日的博文亦提到:「美元長期轉弱的信號彈已現?」基於對當時請辭的美聯儲副主席費希爾強硬貨幣政策鷹派立場的認識,筆者預判費希爾辭職可能是搬掉了擋在低息、弱美元道路上的很大的一塊絆腳石,是美元長期轉弱的趨勢性信號。但不管迹象如何明顯,過去美國政府在強美元這一點上卻始終沒有松過口,一直說自己堅持強美元政策。

正式放弃強美元

所以,鉧欽的「變臉」,承認弱美元對美國好,其重大意義就在於這是美國政府正式確認放弃強美元政策。雖然鉧欽表態后美元急跌引得美國總統特朗普和鉧欽本人都趕緊跑出來補鑊,鉧欽說美國政府對美元的短期匯率水平并不擔心,而特朗普則說鉧欽的表態被斷章取義,他認為美國的經濟實力變得強大,其他方面也變得強大,美元將會越來越強勁。從二人的補鑊言論可以看出,雖然他們仍舊畫了一個未來強美元的大餅,但起碼在中短期,這兩位都沒有重申美國要繼續維持強美元政策。

筆者對此作出解讀:隨着美聯儲換人完畢,特朗普對美聯儲的影響力將大為上升,使得特朗普政府有能力推行弱美元政策,而鉧欽的表態,則代表着美國政府內部關於美元政策的取態已基本達成一致,鉧欽的「變臉」演出,可以看作是美國政府將強美元政策改為弱美元政策的正式公告。而此后兩人的補鑊行動,筆者理解不過是希望紓緩市場情緒的安慰劑,并不代表特朗普政府要繼續堅持強美元政策。簡單來說,美國政府的新美元政策可以約略總結為——希望美元下跌,但不希望美元恐慌下跌或無秩序下跌。

弱美元利好A股港股

如果美元未來進入有秩序下跌的走勢,筆者認為就基本意味着本輪美元強勢周期的結束,這個新的弱美元政策對金融市場意味着什s?大致而言,弱美元政策可能帶來幾個后果:首先弱美元可能影響全球資金流向,令流入美國的資金減少,更多的資金流向新興市場,將帶來普遍性的各國貨幣對美元升值,新興市場的資產市場包括股市也有較大機會受益。

其次,弱美元可能加速美國通脹的上升(因為進口商品價格看漲),投資於美國債市的資金外流也會推高美國的利息,近期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升破年息2.6%,意味着美國長期債息維持弱勢的階段結束,未來不排除10年期債息有進一步上行的空間。

第三,如果美國做到令美元有秩序地下跌,不引起市場恐慌,沒有大的金融動蕩,那就意味着資金有秩序地外流,而金融市場能夠基本保持平穩。在目前資產價格較高的情况下,金融市場能夠保持平穩的其中一個條件是利率不能太高,所以本輪美元加息步伐應不至於太過凌厲。

即是說未來一段時間,筆者可能看到,美元匯率震蕩下行,美國通脹升溫速度加快,不過基於貧富分化造成的基層缺乏購買力的結構性矛盾難以有效解決,預計通脹失控上升的可能性不大;同時亦可看到美國仍將維持相對較低的利率,資產市場也將維持高企。當中,兩者間存在風險,如果在某些時間政策分寸的拿捏失誤,金融市場包括股市可能發生短期動蕩。

對內地和香港股市而言,弱美元政策緩解了人民幣資金外流的壓力,又增加了新資金的流入,對內地和香港資產市場有利;另一方面,美國有較大可能逼迫中國平衡中美貿易,引發中美貿易爭端,嚴重時可能影響市場穩定。另外美國還可能再次要求人民幣升值,推動內地經濟重蹈上一階段人民幣升值、市場過熱的覆轍,增加中國經濟的風險。

大市波幅增

綜合而言,美元走弱對內地和香港股市短期而言利大於弊,有利於2018年股市繼續走牛,但中美之間爆發一定冲突的可能性也在上升,嚴重時也可能冲擊市場。

上周港股維持強勢,周五恒指再創歷史新高,預計短期大市仍將維持震蕩上行勢頭,不排除有再創新高可能,但本輪恒指升勢如從2017年12月7日的低點28134.93點算起,到上周五的高位33223.58點為止,升幅超過5000點,幅度約18%,大市有可能進入震蕩尋頂階段,投資者不宜過度進取。

華大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 楊玉川 

 
(來源: 香港商报) 編輯: 香港商报实习生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