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讓青年學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2018年 02月 04日 23:49    香港商报
 

     讓青年學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學研社研究員文武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劉子頎與中醫系學生陳樂行,帶領學生「占領」該校語文中心,一時成為香港媒體的新聞焦點。事件雖已暫告一段落,但事件背后折射出的青年問題,仍然值得關注。有些論者認為,浸大學生抗拒普通話考試,就是反國家,要「去中國化」,甚至是「港獨」思潮作祟。然而,學生拒考普通話應該有更复雜的背景,如果撇開政治的因素,其中值得注意的一點,就是青年學生對於香港過快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存有一種擔憂情緒。

    港生內地生應一視同仁

    劉子頎、陳樂行引發出的浸大事件,引起社會熱議,很自然地有相當一部分輿論都將事件由學生反對考普通話試,引申到學生拒絕承認中國人的身份,甚至「港獨」的方面,加以撻伐。

    香港的青年學生中,有一小部分人因為各種不同的原因,過去幾年來,高調地在社會上鼓吹「港獨」,還發起多次社會行動,破壞社會安寧,這是不爭的事實。這次浸會大學的學生反對普通話考試,其中是否包含了某些人希望藉機鼓吹「港獨」的企圖,恐怕也難以排除。但是,也不能簡單地用「港獨」這一片樹葉,完全遮蔽了事件中的其他因素,對於浸大學生拒考普通話之事,仍然有些問題值得實事求是地去調查和分析。

    浸會大學學生拒絕考普通話試,也包含了一些其他因素,比如,學生們指出,學校在普通話考試一事中,并不是對所有學生都一視同仁,內地來的學生,可以不必考試,而香港本地的學生則必須考試。校方的這一做法確實有值得商榷的地方,香港和內地的學生都是浸會大學的學生,校方理應一視同仁,以同一標準對待,一部分學生必須考試,另一部分不須考試,這確實存在不合理的地方。內地的學生不論操持哪種方言,自幼要接受普通話教育,學習普通話的時間較長,但也不能因此而假定他們中的所有人都可以通過浸大的普通話畢業試,因而豁免他們的考試。

    此外,浸大學生拒考普通話試,其實還反映出隱藏在學生心中的另一層深層的原因,就是對香港融入國家發展,感到不適應,甚至可以說是心中存在一種擔憂,擔心自己未來的前景和出路。

    筆者近日接觸到一位青年學生,他認為,由2014年的「占中」到今日發生在各大學院校內的許多政治事件,學生們都是為時勢所迫。筆者為此感到奇怪,是什麼時勢會逼迫學生做出令人難以理解的行為?那位學生說,這幾年來,要求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做得太快了,許多青年學生都沒有準備好,他們希望能讓香港的政治制度作出改變,來保護自己,因而才發生了那麼多學生事件。

    這名學生所言,也許可以反映出一部分學生的心聲。從浸會大學學生反抗普通話考試一事看,要通過這項考試其實并不是太難,過去的數據看,只有極個別的學生因為普通話考試不及格,而延遲畢業。因而,學生反對考普通話試,可能不僅僅是反對考試,而是不希望學校以內地的標準去考核學生,這會令他們感到不安。

    浸會大學拒考普通話事件確實有值得社會思考的地方,中央支持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除了推出系列措施,推動香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港珠澳大橋建成通車,廣深港高鐵落實「一地兩檢」等等,另一方面需要加以重視的,應該是如何幫助香港青年學生打開心結,讓他們能以積極良好的心態,迎接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新時代。

    港青不適應被內地超越

    過去幾年來,內地經濟迅速發展,科技進步神速,已經超越了許多西方強國,內地的許多城市也快速地超越香港,過去的小城鎮深圳,現在也已經是GDP超越香港的大都市。這些迅速的轉變,讓一些香港市民感到失落,過去曾經有過的優越感一去不回了。

    在香港的青年學生中,也存在相同的心理感受,前幾年,青年學生在談論內地,以及來港旅游的內地居民時,仍然以輕視的眼神,挑剔內地人不守規矩,不講衛生,內地到處是地溝油、黑心肉、問題奶粉等,現在則突然感受到內地許多地方都超越了香港,內地來港的學生,英文比香港學生更好的大有人在,內地的日常生活已經變得很先進,支付寶、無人超市、無人巴士、智能機器人……科技發展日新月异,這些變化令一些香港青年學生不適應,甚至感到不能接受。作出抗拒考普通話試等行為,大概可視為這種不適應的逆反情緒的表現。

    青年是香港的未來,香港社會應十分重視青年的現况和將來,在香港迅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大形勢之下,香港政府和社會各界更應積極地做好青年工作,讓他們先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