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人幣強勢降中美貿戰風險
2018年 02月 04日 23:49    香港商报
 

      人幣強勢降中美貿戰風險

    子木

    2月2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2885,升破6.30關口,全面進入6.2時代,續創2015年8月11日以來新高;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官方收盤價2日報6.2798,刷新2015年8月10日以來收盤新高;離岸人民幣短線也升破6.28元關口,刷新2015年8月以來新高。人民幣匯率井噴之際,各方都在問中國央行為何繼續保持沉默。綜合來看,中美貿易關系日趨緊張可能是導致人民幣升值的原因之一,而尽管人民幣匯率升勢驚人,但仍在央媽的容忍度之內。

    匯率也應放眼量

    2017年年初以來,人民幣持續的反覆升值態勢讓市場感到不安。到2日,與去年收盤6.5342相比,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飆升了2457個基點或3.76%。而與去年年初最低點6.95相比,近一年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累積升幅達6700個基點或9.64%。

    更讓市場感到不安的是,人民幣匯率升值斬關奪隘的步伐明顯提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升破6.30關與升破6.40關僅僅用了7個交易日。1月24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升破6.40關,進入6.3時代。而人民幣匯率升破6.50到升破6.40卻用了四個半月。去年9月11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突破6.50,報6.4987。

    但放在更長的時間段來看,人民幣匯率總體上還是保持基本穩定的。2015年8月11日中國開啟匯率改革前,2015年8月1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還在6.1172,而今還在6.2885,至今還有1713個基點或2.8%的貶值空間。而與匯率改革前的最高點6.05相比,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還有2300個基點或3.8%的貶值空間。

    所以說,去年年初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反覆強勢還只能算作是人民幣價值的理性回歸,說明人民幣的估值重新得到市場各方的承認。

    橫向比仍基本穩定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一年來的反覆強勢只是人民幣在國際外匯市場上表現的一個方面,而橫向來看,現在兌美元大幅升值的還有歐元、英鎊,甚至還有加拿大元、日圓、澳洲元、新加坡元等等,而相對來說人民幣匯率還不是最強的。最近一年來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漲幅并沒有領先歐元、日圓、英鎊等全球主流貨幣,而人民幣兌全球主流貨幣至今仍是貶多升少。

    到2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今年以來升值2457個基點或3.76%,兌歐元今年以來則貶值了618個基點或7.92%;兌英鎊今年以來貶值了1869個基點或2.129%;兌新西蘭元和瑞士法郎今年以來也貶值了150個基點或0.324%、1080個基點或1.62%。今年以來人民幣只是兌日圓有0.7446%、兌港元有3.8%、兌澳洲元有0.823%、兌新加坡元有1.59%的升值。

    放眼量,自2016年12月31日以來一年零一個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累積有6485個基點或9.35%的升值,兌日圓有了3.59%的升值,兌港元有了10.1%的升值,兌新西蘭元和瑞士法郎有3.79%和0.2%的升值。而兌歐元同期有7.63%的貶值,兌英鎊有5.367%的貶值,兌澳洲元有0.7%的貶值,兌新加坡元有0.125%的貶值。

    如果把眼光放得再長一些,以2015年匯率改革前的8月1日的匯率牌價為對照,到2日,則兩年半時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貶值2.8%,兌歐元貶值17.23%,兌日圓貶值16.1%,兌港元貶值1.9%,兌英鎊貶值6.29%,兌澳洲元貶值12.91%,兌新西蘭元貶值14.73%,兌新加坡元貶值7.5%。

    總體而言,人民幣本輪升值只是眾多非美貨幣升值的一個縮影,目前人民幣的有效匯率仍基本保持穩定。

    或與中美貿易趨緊有關

    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期間,反覆說人民幣匯率被操控,指責中國操控匯率以換取更大的出口優勢。他說一旦當選會在上任第一天就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開啟中美貿易戰。雖然他上任后沒有這樣做,美國有關部門甚至還兩次發文說中國沒有操縱匯率,但外匯市場出現的情况是朝着美國期望的方向運行,美元持續走低,而人民幣等非美主流貨幣反覆走高。

    對於去年年初開啟的人民幣匯率升值態勢,中國央行也試圖予以一定的干預,如去年9月11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升破6.50,進入6.4時代,中國央行堅定出手,將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降低到零,暫時緩和了人民幣的升勢。而今年1月,當人民幣匯率升破6.40之際,央行再度出手將逆周期因數隱身。可在面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升破6.30,全面進入6.2時代的情况下,中國央行卻繼續保持緘默。

    很明顯,匯率持續井噴已開始影響中國的出口,上周三公布制造業官方數據不及預期或就說明了這一點,升值勢將令出口商頭疼。而中美貿易關系日趨緊張或限制了中國央行的作為空間,人民幣升值有助降低中美貿易戰風險。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