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弱美元會否逆轉?
2018年 02月 04日 23:49    香港商报
 

    弱美元會否逆轉?

    易憲容

    美元弱勢已持續一年多,無論是美聯儲2017年3次加息及10月開始縮表,特朗普的稅改方案通過,還是美國經濟持續強勁,美國失業率創40多年來新低,美元匯率還是不升反跌。特別是美國財長鉧欽的弱美元有利於美國經濟的言論,更是加速了美元匯率大跌。2017年以來美元匯率指數由120下跌到最近的88,跌幅達16%以上,而且預測還會進一步下跌。

    美元強勢不可替代

    其實,2017年以來美元匯率指數持續下跌,主要原因并非是國內經濟政策,也非美國經濟不好及國際資本流出,而是與2017年以前不少非美元貨幣對美元匯率持續過度貶值有關。比如英鎊,2013年底英鎊兌美元的匯率為1.7188,下跌到2016年中的1.1943,在此期間英鎊對美元的匯率貶值幅度達30%以上。同樣,2011年歐元兌美元匯率為1.4577,下跌到2016年中的1.0339,同樣下跌了29%以上。所以,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隨着歐洲經濟及英國經濟開始好轉,隨着這些國家央行也開始計劃退出量化寬松,早些時候過度貶值的非美元貨幣逐漸回升應該是正常不過的。所以,2017年以來美元匯率指數持續下跌,是非美元貨幣從谷底逐漸回升的結果。2017年美元對其他貨幣并非那樣弱勢。

    那麼這種格局2018年會否繼續?這是相當不確定的,聲稱弱美元時代已經來臨還為時尚早。因為,在目前這個以信用貨幣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下,尽管一國貨幣與另一國貨幣的匯率并非完全與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及國家信用相對應,國際外匯市場98%以上交易與實質性貿易無關,但是從中長期來看,美元作為世界上最為強勢的貨幣,是任何一種其他貨幣不可替代的。在國際市場上,美元匯率波動是十分正常的,但國際市場上的任何一點風吹草動,流竄的大量資金最后還是會回到美元市場及以美元計價的資產上。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時的情况是這樣,如果今年國際金融市場震蕩也會如此。所以,任何投資者嚴重低估美元,所面臨的風險肯定不小。

    對非農就業報告反應大

    2月2日,美國勞工部公布了1月份非農就業報告。當中顯示,美國1月份增加20萬個非農職位,高於市場估計的18萬個。報告還顯示,在此期間,私人部門職位增加了19.6萬個,也高於市場預期。制造業職位也多了1.5萬個。美國1月份的失業率保持在4.1%的17年低位,基本上接近全民就業狀態。

    報告中,特別讓市場驚喜的是,非農就業報告中的薪金變化,平均時薪按年上升2.9%,是2009年6月以來最強勁的數字,而每周平均工時從34.5小時降到34.3小時。以往有人就分析過,美國國內通脹率要邁向美聯儲的2%目標,工資增長率需要達到3%,而現在已經達到2.9%。這也意味着美國的通脹率會上升,美聯儲可以放心加息了。同時,美國密歇根大學消費信心指數在1月升至95.7,2017年12月工廠訂單上升1.7%,兩者都好於市場預期。面對這些數據,市場調升了加息預測,預期美聯儲今年加息3次,其中3月加息機會達九成。

    對於美國的非農就業報告,市場反應十分強烈。美國就業數據公布后,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升到了2.8厘,是2014年初以來的新高;美國道瓊斯工業指數下跌了665點或2.54%;持續造好的國際油價由升轉跌2%以上;金價插水2%;美元匯率指數持續貶值的態勢逆轉。美元匯率指數中段升0.8%,報收時為89.1692或升0.6%;美元兌歐元升0.8%,報1.2415美元;美元兌日圓升0.9%,報110.41日圓等,即國際市場的非美元貨幣全面下跌。

    弱美元逆轉概率大

    問題是,一年多來弱勢美元是否會隨這種態勢逆轉?要給出確定的答案是不可能的。不過,就下面的分析來看,2018年弱美元逆轉是大概率事件。

    一是2018年非美元貨幣基本上不會如2017年那樣快速回升,即使回升也只是個別現象。2017年歐元對美元匯率回升了14%。二是兩年來美國經濟基本上踏上強勁增長之路,不僅在於增長速度在上升,而且與歐盟及其他發達經濟體相比較,增速也快得多。這當然有利於弱美元逆轉。三是隨着美國失業率下跌,工人薪資水平上升,美聯儲所擔心的通脹率也會隨之上升,特別是美聯儲所關注的核心個人消費物價指數會隨之上升。因為,居民工資水平上升、股市快速上漲財富效應、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等因素,都促使核心個人消費物價指數上升。還有美國稅改政策落實,增加基礎設施投資,美國企業滯留在海外的資金回流等這些因素都刺激美國經濟增長及物價上升。再就是,美國經過持續近兩年的經濟擴張,通脹升溫的預期也會在年內逐漸浮現,從而使得通脹的風險增加。在這種情况下,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步伐可能就會加快。特別是鮑威爾上任可能一改上一任主席耶倫的風格,重新展現美聯儲的強勢。這些因素可能會加快美聯儲加息及縮表的速度。如果這種情况出現,美國的幣策正常化一定會快於歐盟及日本等發達國家,2017年的弱美元到2018年就可能逆轉。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就是2018年美國股市的走勢。當前美國股市基本上處於高處不勝寒,隨時都面臨調控的風險。上星期五,被稱為美國股市「恐慌指數」的CBOE波動率指數(VIX)急升近30%,達2016年11月初以來高點,顯示寂靜許久的美國股市又可能逐漸進入動蕩期。這肯定會影響美國居民股市的財富效應,影響美國居民消費,波及美國經濟增長,而國際市場上的任何風吹草動,美元都會成為最為重要的避險工具。如果是這樣,美元的弱勢也不會再持續了。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