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督導學生 大學有責
2018年 02月 05日 23:39    香港商报
 

    督導學生 大學有責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陳建強 

    一次長達8小時的校園佔領行動,一段「學生代表」態度粗鄙地玷辱師長的視頻,引發社會震撼。擾攘多時,涉事學生終親為「口誤」向受辱老師道歉,但問題的核心在於一個地區的居民悍然抗拒全國通用的語言、一個國際都會的未來接班人竟然排拒全球第二通用語言,以及當語言遇到政治就變成不共戴天的仇讎。當中孰以致之?又應如何應對?

    普通話是重要溝通工具

    語言是人際間最重要最基本的溝通工具,也是體現價值觀和認同感的符號系統,而在全球化大競合、合贏分損的大形勢下,語言則是非常功利的政經民生糅合劑和市場准入敲門磚。在與國際聯動時,無論是投資、創業、工作、求職、升學、交流,或是社交、旅遊、工作假期等,若連語言也不通,什麼都只能是空想。

    然而,全球現時並非只有一種語言,而是有7000多種,而中國亦有300多種方言,當中粵語除廣州白話外還有14種三級方言,究竟應學習和使用哪種或哪幾種語言或方言呢?當中涉及兩個大原則,第一是溝通效用,應選擇較多人使用的語言,考量標準就是有多少人在使用或準備使用;第二是功能作用,應選擇邊際功能最大的語言。兩者其實是相輔相成、二合為一。

    看時勢選語言,英語能夠長期位居全球第一「國際語言」,不是因為它特別優秀,而是由英國「日不落國」和美國「全球獨霸」累建起來的「霸權」;但隨中國崛起,大家都意識到說好流利普通話,是通往成功的新關鍵。試看,連標榜「美國優先」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刻意安排外孫女阿拉貝拉「騷」普通話演唱《茉莉花》、背誦《三字經》去接待訪美的國家主席習近平,香港一眾「戀殖迷徒」請清醒吧!

    學生不達標 校方不放行

    普通話是規範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自1956年前總理周恩來提出《國務院關於推廣普通話的指示》起,便已成為全國普遍通用的語言,當中是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亦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至於包括廣州白話的300多種方言只用於各自一隅,「在家講方言、出外講普通話」早於元朝定都大都(北京市)開始已成慣例,想不到今天仍有「反中反上腦」的大學生,在方言和語言間作無聊糾纏,難道他們真的甘於局限在深圳河以南的蕞爾小島?不北望神州,不面向國際,還有什麼前途?對此,校方不能不督導提點。

    浸大要求學生必修普通話,又為他們提供豁免試,並非刁難學生令其不能畢業,而是希望提升其切合時代發展的語言能力,這是校方的基本責任。若是囿於個人能力,擔心豁免試不合格,正確做法是與校方研商如何提高普通話水平,而不是要求校方廢除畢業要求。畢竟,不達標就是不達標,即使校方放行,但市場會接受嗎?校方絕不應取寵學生,而要為社會育才,浸大校方今次是一個好示範!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