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美股暴跌不用過度恐慌
2018年 02月 07日 02:34    香港商报
 

    美股暴跌不用過度恐慌

    易憲容 

    星期一(2月5日),鮑威爾(Jerome Powell)正式接替耶倫(Janet Yellen)就任美聯儲第十六任主席。鮑威爾稱,美聯儲會對金融穩定保持警覺,並支持持續的經濟增長和價格穩定。但是在他上任前一天,美國股市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暴跌665.75點,跌幅達2.54%,穩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股市恐慌指數,VIX指數上升28.51%。這是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通過以來,全球股市最大的一次暴跌或震蕩。而上星期五美國股市的暴跌,立即讓這個星期一全球股市特別是亞洲股市全面受壓,如香港股市,這個星期一最慘時跌了889點,最後以跌356點報收。

    華爾街考驗鮑威爾

    星期一的美國股市更是繼上星期五暴跌之後,狂跌不止。早上開盤,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一度反彈至平盤水準,隨後則持續走低,最大跌幅到1597點。最後創歷史上最大跌幅,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下跌1175.21點或4.60% 至24345.75;納斯達克指數收低273.42點或3.78%至6967.53;標準普爾500指數下跌113.19點或4.10%至2648.94。VIX股市恐慌指數更是上升到了35%以上。美國股市創下2008年12月全球爆發金融危機以來最大單日跌幅,更是創歷史上最大點數跌幅。歐洲股市也全面下跌。對於美國股市的暴跌,美國白宮發表聲明,表示正在關注股市任何重大拋售,並對經濟基本因素具有信心,從而讓星期一的美國股市跌幅不斷收窄回升。不過,星期二的亞洲股市更是驚恐萬分,亞洲各地股市全面暴跌,日本股市盤中暴跌7%,香港恒生指數暴跌5%或跌到30595點,暴跌了1618點。

    對於這兩天美國股市的暴跌,VIX股市恐慌指數急劇上升,是全球持續上漲的股市特別是美國股市的一次正常回調呢,還是全球股市崩盤,或2018年金融危機爆發拉開了序幕?為何上星期五美國非農就業數據好於市場預期,會引發市場對美聯儲加息的憂慮而造成美國及全球股市暴跌?這種暴跌會持續嗎?市場不是一直在認為弱美元的時代已經來臨,為何這個時候會突然變臉?還有,美國股市持續上漲,真的是完全與實體面脫離而催生的巨大泡沫嗎?

    其實,僅就美國就業數據好於市場預期,根本上就不構成這兩天美國股市暴跌的理由,也無法說明當前美國股市有多大泡沫,現在需要進行巨大回調。當然,持續上漲了9年的美國股市,任何時候找一個理由回調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特別是當前股市演算法交易、高頻交易、量化交易盛行的市場,這種情況出現更是易如反掌。因為,市場上任何一個數據小的異動就容易引發股市巨大震蕩。不過,上星期五,美國股市對非農就業數據反映這樣強烈,最為根本的原因,應該是華爾街給新上任的美聯儲主席來一個下馬威,以考驗鮑威爾的應變能力。對於全球股市暴跌,這應該是一種最好的解釋了。

    出現回調很正常

    我曾指出,美國股市的震蕩將是2018年國際金融市場的一隻「黑天鵝」。面對這隻「黑天鵝」,新上任的美聯儲主席將要面臨較大考驗。市場會考驗他有沒有應對金融市場重大事件的應變能力。所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一上任,迎接他的就是美國股市的小股災,及上任後第一天股市更大的暴跌。這意味美國經濟及美國金融市場並非風平浪靜,而是暗湧四起。無論是通脹開始升溫,還是過度繁榮及膨脹的股市,隨時都可能冒出突發事件的風險。市場就以此來考驗鮑威爾是否有應變能力。

    有人認為,當前的情景有點跟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接掌美聯儲不久後就要面對「1987年股災」時的情況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市場不知道鮑威爾會如何應對,或在什麼條件下會托市。因為,市場不知鮑威爾對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的態度,也不知他是如何來判斷宏觀經濟形勢。

    有研究公司Wrightson ICAP的首席經濟師克蘭德爾(Lou Crandall)說,沒有人問過鮑威爾,一旦市場崩潰時他會如何應對,反之格林斯潘上任前的經濟觀點及態度則廣為人知。格林斯潘在1987年8月上任,當時與現在的情景差不多,經濟持續增長、失業率低,股市持續上漲多時,通脹開始升溫。而這樣的環境卻導致了1987年10月中的「黑色星期一」股災。在格林斯潘在任的19年裏,每逢股市暴跌都會主動減息托市,令市場有「格林斯潘認沽期權」(Greenspan Put)的說法。如果美國股市在未來幾個星期繼續這兩天一樣的巨大震蕩或暴跌,鮑威爾是不是也會跟格林斯潘一樣出手救市?市場對此肯定是相當沒有數。所以,華爾街先給鮑威爾一個下馬威。

    不過,對於當前美國股市及全球股市的暴跌,市場根本上不應過度恐慌。正如上任美聯儲主席耶倫所說的,儘管當前美國股市價格處於高水平,但不算太高,而且相對於2008年金融危機,現時金融體系及銀行體系較健康,更有能力應對市場波動。還有,對於全球實體經濟來說,全球經濟復蘇的態勢並沒有多少改變,各國金融體系特別是銀行體系不僅比2008年時健康,而且更具有應對市場巨大震蕩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持續上漲了9年的美國股市及全球股市,現在出現一些回調是很正常的事情,根本就不用過度恐慌。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