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最高法新規詳解「民告官」
2018年 02月 08日 00:56    香港商报
 

      最高法新規詳解「民告官」

    【香港商報訊】自新行政訴訟法施行逾兩年后,最高法在「民告官」制度上再次出台具體規定:明確了行政訴訟受案範圍邊界,增加了五種不可訴的行政行為。

    同時,針對行政機關負責人不出庭應訴的行為,明確了法律上的不利后果。

    最高人民法院昨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行訴解釋》),進一步對「民告官」案件規範進行了統一、明確和細化。上述解釋全文分為十三個部分,共163條。重點涉及明確行政訴訟受案範圍邊界、全面落實立案登記制度以及規範行政機關負責人出庭應訴等方面內容。

    增五種不可訴行為防濫訴

    數據顯示,2012年以來,全國法院共審理行政案件108.139萬件,辦理非訴行政執行案件118.7517萬件。

    在釋法時,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江必新指出,《行訴解釋》明確行政訴訟受案範圍邊界,既要解決「立案難」痼疾,又要防止濫訴現象。據行政訴訟法第2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行政機關和行政機關工作人員的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有權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這一規定明確了可訴行政行為的標準,但是比較原則,在司法實踐中難以準確把握。」江必新說,有的地方出現了對於可訴行政行為把握不準、錯誤理解立案登記和訴權濫用的現象。

    基於此,《行訴解釋》增加規定了下列五種不可訴的行為:一是,不產生外部法律效力的行為。二是,過程性行為。三是,協助執行行為。四是,內部層級監督行為。五是,信訪辦理行為。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