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本輪上漲進入尾聲
2018年 02月 08日 01:15    香港商报
 

     上周港股在升穿33000點創出歷史新高後開始震蕩調整,可能預示?本輪從2017年12月中開始的漲勢結束,市場進入震蕩尋頂階段,市場潛在的風險大增,投資者不宜太過進取。

    自之前美國財政部長鉧欽發表歡迎弱美元的言論後,雖然後來經美國總統特朗普和鉧欽本人出來補禍消毒,聲稱仍然支持長期的強美元政策,但很明顯市場不大買帳,美元指數一直承受沉重壓力,而美國國債息率卻屢創新高,2018年1月1日美國10年期國債利率為2.405%,截至2月2日,該利率已經升至2.841%,速度之快為近年罕見,顯示有大量資金離開美國債市,美國國債市場似已轉入熊市。

    在上篇博文「弱美元政策對金融市場意味着什麼?」中,我們提出:「特朗普政府正在試圖走鋼絲,一面希望弱美元以刺激出口、實業;一面又希望弱美元不要演變為資金大舉或無秩序外流,引起美國金融市場動蕩、美股大跌等後果;一面又希望保持美元一定的吸引力,方便發債融資。」

    美股前景尚未太差

    事實證明,即使對美國政府和美聯儲這等操控金融市場老手來說,這個鋼絲也不是那麼容易走的,弱美元政策傾向一表露,資金就開始加速離開美國國債市場,美國10年期國債息率快速衝高就是明證,而快速衝高的國債息率引起部分股市投資者的恐慌,又給了本已估值高昂的美國股市一個極佳調整藉口。於是,上周五美股收市大跌約666點,給了前幾周因為股市持續上漲而沾沾自喜、到處給自己臉上貼金的特朗普的莫大諷刺。

    不過,基於美國經濟現在已經相當程度要依賴蓬勃的資產市場包括股市來拉動,而特朗普又致力振興美國經濟,因此特朗普需要想辦法支持美國股市的可能性相當高,加上其減稅政策對經濟有一定刺激作用,美國今年經濟增長預期較為強勁,也對股市帶來一定支持。所以,暫時來看美股的前景尚不至於太差。

    由於本次股市調整的觸發點是快速上升的美國國債息率,因此,只要遏抑國債息率的快速上升,股市當可穩定。大體而言,我們認為,本次的國債息率上升和美股大跌,屬於政策轉向過程中產生的波動,具有突發性和臨時性特點,不至於從根本上動搖美股的長期牛市方向。

    注意中美貿易摩擦風險

    美國股市對長債息率上升如此敏感,增加了中美博弈的複雜性。聯想到1月10日外電報道,有部分中國內地高層官員在對外匯儲備投資評估後,建議減緩或暫停增持美國國債,再聯繫最近一段時間美國聲稱要對中美貿易不平衡採取措施等言論,預計中美在2018年發生一定程度的貿易摩擦或地緣政治摩擦可能性甚高,而停止購買甚至沽出美國國債至少已經成為了中國反制美國的一個選項。

    如果中國真的用停購甚至減持美國國債的方法反制美國對中國的無理制裁,那麼美國國債息率出現較大波動的可能性就不能低估,而處於歷史高位的美股,也有較大的機會出現大型調整。

    從去年12月中至上周一,本輪港股升勢累計上漲超過5000點,創出了港股的歷史新高,技術上有調整的需要,而且近一段時間,港股內外環境較之前有所惡化,增大了港股出現調整的可能性。

    除了中美在經貿和地緣政治方面可能出現摩擦外,近期內地監管機構加強對金融機構的監管,嚴控槓桿,也對短期股市走勢有不利影響。比如最近有關部門要求將信託資金融資的槓桿較原來的比例調低一半,又要求停止開展有中間層級的結構化證券投資業務,令信託可以投入證券業務的資金受到較大限制,直接減小了資金供應、增大了股市平倉套現的壓力。

    短期港股上行空間有限

    上周上證綜指最高為3587.03點,最低為3388.86點,波幅近200點,有多隻股票出現閃崩和跌停,部分原因可能與降低槓桿有關。雖然降低槓桿對短期股市走勢構成壓力,但從中長期的角度看,卻降低了風險、扎實了股市基礎,對股市長期走牛有利。

    最近的經濟數據大致穩定向好,美國1月新增就業20萬人,好於預期,薪酬成長率創8年半高位;歐元區1月製造業PMI終值59.6,經濟維持較強擴張;中國1月的官方製造業PMI為51.3,非製造業PMI為55.3,整體都處於繼續擴張狀態。

    綜合各方面情況,經濟的基本面維持良好,但內地金融降槓桿、美股出現調整以及中美潛在的衝突風險上升,則限制了港股的進一步上升,短期港股上行空間有限,可能出現震蕩,後市如何發展,取決於各風險因素的發展和變化。

    華大證券首席宏觀經濟學家 楊玉川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