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儒家復興 利在當代
2018年 02月 10日 01:51    香港商报
 

    儒家復興 利在當代

    城市智庫成員 寶善

    有人說儒家就是為帝王背書,為統治者服務。如果你也是這樣想,那就大錯特錯了。

    自漢起不少帝王看中了儒家對人倫與社會的維繫作用,故扭曲了其「道德性」而塑造成「奴性」,使儒家有類近宗教的作用,這是統治者的手腕,不反映儒家樸素的本質。

    再者,哲學思想的宗教化,並非全然是壞事。當代科學是厲害,但至少目前為止,針對人類內在精神層面,宗教還是顯出比科學強大的影響力。而且,當我們一個「宗教」的領袖不是「神」,而是一個對人無比關心的思想家,才能保持信者在過程中的清醒。儒家以人類社會為最終關懷的哲學特性,是歷代國人對迷信與腐敗進行批判和反抗的動力來源。正因為有儒家精神的濡染,才使我們成為「人」,而不是什麼「神」或其他「人」的奴隸。

    政教合一,其實從來都是統治者的至愛。現在常說「以法治國」,但法律制度相對健全和透明的西方國家還不是要靠宗教凝聚人民嗎?特朗普那麼「不羈」和「政治不正確」,宣誓就職的時候還不是得拿着《聖經》嗎?

    事實上,某程度上我們也應慶幸有政治勢力的支持,能使儒家數千年不滅。

    為什麼突然提倡復興儒家?不就是因為發現中國在精神層面上失去核心,盲目而急進地效法他人改變,使其不單無法處理外來的思想與衝擊,更喪失了自己內部的支柱,以致無論在文化、政治、宗教等各方面,都有點畫虎類犬的感覺。

    儒家作為中華民族的悠久文化,在傳承過程中必然會有雜質,我們只要去其糟粕,取其精華就可以了。對傳統全面否定是逞了一時之快而自捐千年之基,更遑論華夏文明與精神的傳承了。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