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 订阅服务 | 广告服务 | 电子报 繁体 | 简体

 
 

   
 



香港商報

莫輕視美股震蕩
2018年 02月 10日 01:51    香港商报
 

    莫輕視美股震蕩

    凌昆 

    近日美國股市震蕩,令人關注,並引致全球金融市場(包括港股)的大幅波動,後市如何發展,尚待觀察。震蕩的長遠意義亦須留待事後判定,但所涉及的基本問題卻必須予以探討。

    典型的灰犀牛現象

    對震蕩的評估眾說紛紜:有人認為美國經濟基調良好故波動會逐步平復;有人認為這只是市場累積升幅後的正常調整,故無須恐慌;但也有人擔心這是否如10年前的金融海嘯又一次源自美國的金融風暴的先兆。實況為何,只有過一段時間才能確認,目前只能就一些根本因素作出原則性的判斷,有幾點尤須予以注意。

    首先是美國資產市場在長近十年的寬鬆貨幣及財政政策下,已形成了各種資產泡沫。在震前不久,格林斯潘便再次發出美國股債泡沫的警告。近年有不少分析從各種技術性角度指出美股偏高。去年經濟學諾獎得主Thaler教授便曾說,當他感到市場風險是一生所見最高之際,不明白為何人們卻對此毫無戒懼。其實這乃典型的灰犀牛現象,顯示普遍的風險意識麻木和投資取態盲目,也每是震蕩調整前的徵狀。泡沫必有爆破之時,若然不爆,時辰未到,但這「時辰」難以預測,乃爆破必然性中的最大偶然性。爆泡也非必是大爆炸式的,也可以是衝擊較小的洩爆,即慢性洩氣式的擠掉泡沫,可說是良性調整,回顧去年,便可見到美匯及美債的洩爆式擠泡現象。

    美匯指數在2015年初上升到95以上後波動橫行,最高值突破100,到2017年初起掉頭向下回到90之下,確認了新一浪下行之勢。但這勢頭卻難以解釋,因為許多重要因素都指向美元升值:一、美國貨幣政策收緊,已加息多次,縮表也已開始,而歐洲日本仍繼續量寬。二、美國經濟表現比歐日為佳,復蘇最強最穩。三、特朗普力推減稅政策被視為有利經濟及可吸引資金回巢。四、歐洲政局動蕩,多國反歐勢力抬頭而英國脫歐談判開始,應促進美元資產的避難所功能。在上述因素下,美元不升反跌,有什麼不可見的「上帝之手」在推低美元?當然這不是由特朗普出口術說想美元走低可達致者。

    美國10年國債息率於2013年末升至約3厘後便回落至2016年中下破1.5厘的罕有低位,隨即反彈至2016年末的逾2.5厘,又跌至2017年秋的約2厘低位,之後反彈到今年初升勢更急,曾迫近2.9厘以上。幾浪升息都與貨幣收緊有關,如伯南克停買債和耶倫加快加息及啟動縮表。2016年中出現了空前的債泡,但隨即逐步調整漸向正常態勢回歸,市場更認為正是最近的債息攀升特別是上破2.8厘後觸發了股市震蕩,債市調整啟動了股市調整。

    債匯調整衍生股市震蕩

    由上述可見,一年多以來美匯美債都出現了重要調整,並觸發了股市震蕩的衍生現象。這也顯示漸進的洩爆型擠泡進行到一定程度便可引發大爆炸。按此對今後形勢發展可得出一些初步結論:

    一、美匯美債已開始了調整,形成了匯跌價升的基本走勢。如這繼續下去,將可觸發美元危機並衝擊金元帝國基礎。目前調整受到了股市震蕩干擾,關鍵是短暫波動後會否重回基本走勢。

    二、今後在債匯調整時股市也免不了要跟隨,如是股市前景也難以看好。

    三、若債匯股等主要市場出現深度調整,很可能誘發其他金融市場調整,並暴露出一些潛藏的體系缺陷和系統性風險。經歷約十年低息及大量寬鬆的持續超級貨幣擴張,金融體系中必形成了複雜難明的多種扭曲,調整時或將飛出多隻黑天鵝。

    四、金融市場出現深度調整將影響實體經濟。有一種說法指美國經濟基調良好,故股市等調整只屬短暫亦不會衝擊經濟,特朗普更說在經濟好時賣股票乃大錯特錯。但此類說法忽略了幾個重要問題,一是經濟好有水分,部分來自貨幣擴張及金融市場泡沫。二是經過近十年復蘇後經濟的上升周期已近尾聲。三是眾多結構性潛伏問題等待浮出。金融市場調整將擠掉經濟中的水分,加速上升期的完結和暴露結構性缺陷,對經濟的打擊不容低估。

    美國財經金融以至政治社會的矛盾在不斷激化中必有一次大調整。新一輪股市震蕩是其掀幕式或只是預警尚難判定,但對今後的事態發展絕不能掉以輕心或盲目樂觀。

 

 
(來源: 香港商報) 編輯: 朱剑明